導航:首頁 > 文檔加密 > 新約pdf

新約pdf

發布時間:2022-10-06 02:41:37

㈠ 如何評價《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這本書

這真是一本熱銷書, 幾次從微信上看到它的介紹就有一種想要看到它的沖動。在Amazon上買到後,拿在手裡,四百頁的書兩天之內我就看完了。看完之後呢? 說說我的想法吧。
這本書叫做人類簡史,實際上並沒有羅列很多的歷史事件,和一般的歷史書卻完全不同,叫做「歷史哲學」應該更加恰當。因為沒有羅列很多的歷史事件,讀這本書之前最好對世界歷史有一定的了解,比如讀一遍那本由Leften Stavrianos 所寫的《全球通史》。書中不僅僅是對人類歷史事件的描述,同時融入了非常多的作者自己的觀點,按作者自己的觀點來說,他是在「軍事偵察衛星」的高度來理清人類發展的脈絡。 他對很多歷史事件的分析有很獨特的見解和不同於他人的視角,這點還是很讓人另眼相看的。好吧,那我們也來用軍事偵察衛星的高度來看一下這本書。
整本書作者提出了一個新的觀念:人和動物的區別是什麼? 人不僅僅生活在一個客觀的世界裡,而且還生活在人類自己虛構的世界裡。人類社會可以給地球帶來這么大的變化,稱霸地上,因為不同於動物的是人類社會可以進行大規模的合作(large scale cooperation),而動物們不可以。 對於「虛構」(fiction)這個概念,是作者非常強調的,也貫穿了整本書。作者認為,整個人類歷史中很多的概念完全是人自己想像出來(而不存在的),例如等級觀念,男尊女卑,金錢,政府,信用體系,還有什麼? 宗教。他認為宗教信仰的東西完全是人類自己在生存過程中自己想像出來的。人類之間可以進行大規模的合作,因為大家可以信仰同樣的「神」,所以有同樣的道德標准,有同樣的信任。一句話,神是不存在的,只是憑空想像的。 到書的末了,作者幾乎是在一種狂喜的狀態下看待今天的人類,發出這樣的感嘆:人類可以太發達了,人未來自己就可以有永生了! 人要變成神了! (這就是從書名中,從動物到上帝的意思)。
在書的最後幾章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作者的這種欣喜到有點癲狂的狀態。
真是這樣嗎? 「神」真的不存在嗎?
首先, 的確人類和動物區別是人類可以有自己的虛構世界(fiction)。也就是說人類可以有抽象思維。這種能力是從哪裡來的呢? 人類不管是從最原始的部落,到最復雜的社會,都有一種對神明的敬畏,都有一種「宗教情結」,似乎冥冥之中有什麼力量在掌控著這個世界。 這種感覺是從哪裡來的呢? 難道單單是從憑空想像來的嗎? 人很多抽象思維的東西實際對自己生存沒有任何的好處,難道這種能力是可以通過進化來而獲得的嗎?我們來對比下歷史資料和《聖經》中是怎麼說的吧。
-------------------------------------------------------------------------
《人類簡史》 人類最早是雜食的。雜食讓人類的食物種類更多,營養更豐富。

《聖經》「創世紀」1:29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 2:16: 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2:17.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而後來真的始祖犯了罪,偷吃了智慧樹的果子(從而有了智慧)。智慧果又隱含什麼意思呢? 要知道,在人類始祖剛剛被造,以當時的認知水平, 是不可能明白什麼更深奧的道理。所以「智慧果「是很形象的比喻。 (那時候的人類絕對不會理解什麼DNA之類的概念)

從這段話,也可以看出人類最原始的狀態是以採摘為生,而且人類身體的設計是以菜蔬,水果和堅果類為主食的。(而現在的流行的「地中海式飲食」也證實這一點,這類食物對人類是最健康的)
-----------------------------------------------------------------------
《人類簡史》: 人類第一次飛躍是:農業革命。人類自己可以種植莊稼,有了剩餘,但是農民的生活實際上比採摘時期的人類更辛苦,種植的莊稼也經常因為天災而完全絕收,農民的生活非常辛苦。 農業革命開始,由於火耕,毀林等方法開闢田地,大批的森林被毀,對環境的破壞開始進入一個惡循環。人類對地球的破壞是從農業革命開始的。

《聖經》 創世紀3:17: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里得吃的「 3:18: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3:19: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3:23:耶和華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
《聖經》中描述的和農業革命剛剛開始的情形完全相符。要知道農民的悲慘的生活是今年來歷史學家研究的結果, 而聖經上在五六千年之前就告訴我們了。 地也的確因為人類的緣故大大受到詛咒,看看今天的地球就知道了,大量的森林被砍伐,嚴重的沙漠化都是人類造成的後果。

《聖經》: 亞當和夏娃生了兩個兒子:該隱和亞伯。4:3:有一日、該隱拿地里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 4:4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4:5: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的發怒、變了臉色。

很久之前不理解為什麼神不喜歡該隱的獻祭,他把自己地里的出產獻給神啊?回頭好好想想吧,本來人類是採摘者,在「伊甸園」中有吃不完的果子,可以人類卻偏要去偷「智慧果」, 憑著自己的智慧去種地!想想吧,如果現今的科學家做出一個機器人,沒想到機器人一天說,「看,我自己憑自己的智慧設計出來的東西,給你!」科學家是什麼感覺?一定十分的厭惡!地里的出產也出自人的智慧!是神不喜悅的。
--------------------------------------------------------------------------------------
《聖經》創世紀4:12: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盪在地上。
農耕時期,沒有化肥,土地過一段時間就沒有足夠的肥料了。 所以農民為了以後出產更多,需要休耕。在另一本非常有名的
《全球通史》中提到「一塊土地經開墾,種植若干年後,就得放棄,讓它在8年,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里出於自然生長的狀態,以恢復土壤的肥力。 休耕的土地與正在種植的土地的比例在任何時候總是出於5:1至10:1之間。

5:1至10:1!!這是很高的比例, 也就是說人類在燒光了大片的森林之後多半時間是空著它!歷史也證明,地球很多大型動物的絕跡是伴隨著人類的到來和農業的開墾的。
-------------------------------------------------------------------------------------
《人類簡史》 人類科技發展超乎想像,很多疾病未來是可以治癒的,未來也會因為基因技術了生化人的出現,讓人類獲得永生!
《聖經》 「創世紀」6:3: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

人到底可以活多少年?聖經給我們一個答案,大概120年。或許偶爾有超過這個年紀的,但是絕大多數的人來講, 120歲好像是個上限! 現在遺傳學也顯示隨著人類的衰老,染色體的端粒在不斷的縮短和減少, 就像一個For loop循環的計算機程序,盡管醫學的發展可以延長生命,但是真的可以突破玻璃天花板而無限延長嗎? 人的生命背後有個隱藏的律在控制,這就是我們從聖經中看到的。

即使人類自己可以憑自己的力量獲得永生又怎樣呢?看看今天的世界吧,人類道德的敗壞已經越來越沒有底線,終日思想的都是惡。這樣的人類未來都獲得永生會是什麼情形?非常可怕的地球。

《聖經》上告訴我們說,末世的日子裡, 人們思想的都是惡,有些人會得永生, 瞬間身體會有改變,神會賜給不修壞的身體。而這些人都是虔誠信他的。敗壞的人要哀哭了,要落到受到審判的光景。大地要用火燒盡了,將來會有新天新地出來。(毀掉重來,我認為這是個最可行最好的辦法,回歸地球當初最美好的樣子)
----------------------------------------------------------------------------------------------------------
《人類簡史》作者是猶太人,因為自己的背景,他對「Torah」(也就是《聖經?的舊約部分很熟。但是新約部分明顯是他的弱點,書中引用的幾處新約聖經的解釋都是曲解和錯誤的。如果因為他的不理解,而曲解,這正可以看出這本書的局限性。但是如果是他故意曲解,犯的罪可就大了。
---------------------------------------------------------------------------------
最近一些年, 人們叫囂著對宗教的否定,認為人類的科技太進步了,已經是神了。 實際上人們在樹立了新的神給自己: 科學(Science ) 和 人性(Humanity)! 當人們自己的智慧力量越來越強大,似乎已經可以成為神的時候,記住《聖經》中的話「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吃、就永遠活著」, 所以人事必死的!人的肉體是可以修壞的。 人剛剛學會如何用「1,0」來編輯計算機語言, 就已經如此狂妄了, 想像DNA編碼吧, 至少是A,U,C,G等等好幾個編碼的更高等語言!宇宙的奧秘是我們一下子猜不透的。
Humanity。 看到人們越來越叫嚷著人權的時候, 我們就可以感覺到人在跑偏了軌道:墮胎合法, 擁有槍支合法, 大麻合法,同性婚姻合法,因為那是人家的自由!似乎以涉及到人性(Humanity)現在人都要閉口了,同性婚姻合法嗎?這。。這。。應該吧。這就是人們的反應。
想像下我們現在很多人沉迷的電腦游戲,裡面的人物自己都可以動,如面游戲里的人物有了自主的意識和智慧,一定自大到不得了,認為自己可以掌控整個游戲了!對不起,實際上游戲的設計者在外面可以任意的對游戲前進,後退,因為時間不是他的維度的東西,如果游戲要死機了,大不了對整個系統關掉重啟!明白了嗎? 「神」, 這個概念, 不管你想怎麼稱呼他,他是超過我們的空間維度的,他是整個我們這個系統的設計者,宇宙怎麼會從大爆炸開始? 對,當我們這個系統的「程序啟動」,Bam ! 宇宙就這么開始了!
永遠不要認為《聖經》里的話是胡扯。我們生活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我們自己到底是怎樣的,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書讀得越多,知道的越多,越讓我驚訝,顫抖。我們的造物主是存在的。
《聖經》 箴言 9:10: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就是聰明。

㈡ 希伯來文 原文.pdf

我需要希伯來原文的新約,你可以轉載給我嗎?
謝謝願父神祝福你
[email protected]我的郵箱

㈢ 求魔法禁書目錄小說的插圖包全集(最好從開始到新約9吧),同求超電磁炮和超炮s的圖

插圖包的話你可以去魔法禁書目錄吧或者某科學的超電磁炮吧的資源貼里去看看,肯定有的。不過不一定每一張都有,我勸你應該看看eb或是pdf格式的,都有插圖而且和實體書的頁數差不多,比邊看txt邊看插圖的好一些,這兩種的書在晚上也不少,我就不發了。

㈣ 人生必看的十本書

這類書籍還比較多,尤其是《人性的優點》、《人性的弱點》、《語言的突破》、《快樂的人生》、《世界上最偉大的推銷員》之類的,其實許多名氣很大的那些勵志書籍都對人生發展沒有什麼幫助。

這種告訴你如何成功的書籍其實就是所謂的成功學,毒雞湯,首先人生的發展沒有統一標准,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失敗,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解讀和標准。其次每個人的道路也都是不一樣的,面臨的問題也會不一樣,環境啊,人群啊,社會制度啊等等各種因素,所以一個沒走過你這條路的人是沒法為你提供幫助的。

職場

所以我認為人生發展還是需要自己去碰釘子,自己去走彎路,然後趟出來自己可以走得通的一條路,不可能因為看了一本書你就可以不撞南牆了。

㈤ 主教分等級嗎紅衣主教、樞機主教還有穿白衣服的。

各種主教的分別

樞機主教(Cardinal Bishop)、宗主教(Patriarch)、首席主教(Primate)、總主教(Archbishop)、都主教(Metropolitan)、教區主教(Diocesan Bishop)、助理主教(Coajator Bishop)、輔理主教(Auxiliary Bishop)、領銜主教(Titular Bishop)和榮休主教(Bishop Emeritus)之間有甚麼分別?
按聖秩聖事而論,梵二後的聖秩(神品)聖事只有三個等級,即主教職、司鐸職及執事職(cf. CCC1536)。上面所述的職務,按聖秩聖事所授予的主教職務而言,都享有同樣的圓滿的主教聖秩聖事(cf. CCC1536)。
從新約和早期的教會文獻我們可以得知,早期的教會只有簡單的地方教會組織,每個地方教會(教區)的首領就是當地的主教。基本上各教會都是各自運作,行政獨立,由各自的主教領導,而因著教會的唯一及至公性,他們彼此間又是聯結合一的,地方教會之間不時都有一些合作及交流。為著共同商議一些地區的教會事務,如紀律或教義問題,主教們也會相聚舉行會議。
當時的羅馬政府是以行省(province)方式管治,省中最重要的城市就是都會(Metropolis),都會很自然成為省內的經濟、行政、文化,甚至是宗教的中心。都會的主教(Metropolitan)慢慢也成為地區教會的首領,享有一些教會法所付予的特別權力和責任,也享有特殊的地位。另外,當時一些年資較高的主教也具有一定的威望,被尊稱為總主教(Archbishop或譯大主教),他們對附近的教區也具有一定的影響力。我們可以看到都主教的名稱是因地(都會)而來,總主教的名稱則是來自資歷。因兩者的職責相類似,到後期都主教和總主教的名稱和職位在西方教會漸漸二合為一,都會的主教即成為教省的總主教,教省總主教所在的教區亦被稱為總教區(Archdiocese);教省總主教(Metropolitan)會被教宗授予總主教領帶(Pallium),供他在教省的重要禮儀中佩帶,而其他只是領銜(名義上)的總主教則不會被授予總主教領帶。
此外,通常是在一個國家中,其首都,或最重要的教區的主教,按習俗、歷史甚至是國王所付予而享有獨特的地位和權力,這些主教被稱為首席主教(Primate),因一個國家內可以有數個教省,故此首席主教的權力可以是橫跨數個教省的。但到今天,首席主教基本上只擁有榮譽的稱號和尊位,而再沒有實質的法定權力。(cf. CIC438)
另外,各個禮儀傳統有其所屬的宗主教,在東方教會尤其明顯,他們對其所屬的禮儀教會擁有特殊的法定權力(參CCEO)。傳統上稱羅馬主教(教宗)為西方的宗主教,但現任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二零零六年廢除此稱號。西方的其他宗主教只
1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網頁資料
信仰冷知識
是一個尊稱(如葡萄牙里斯本的宗主教),並沒有任何實質的行政權力。
按傳統,主教是牧養一個地方教會(教區)的牧人,所以並不存在一種不屬於任何教區的主教,而一個教區同時也不能由多於一位的牧人所領導,因此一個教區同一時間只有一位教區主教(Diocesan Bishop)或稱正權主教。除非是當一位教區主教退休後,他仍屬於原本牧養的教區,成為榮休主教;又或,當教區主教年老或體弱時,教會可選定其繼任人,此之為助理主教(Coajator Bishop)。
另外有一種主教被稱為輔理主教,是因著教區的牧靈需要而設立的,他並沒有教區主教的繼承權。名義上他不屬於他所工作的教區,而是另一地方教區(通常是歷史中存在過,現已不存在)的領銜(Titular名譽上)主教,以符合一個教區不多於一位主教的習俗。另外,宗座的大使及公使,教廷的一些部門主管,宗座監牧或代牧,自治社團的監督也可以被祝聖為主教,授予領銜主教的職務,以符合所有主教皆有其所牧養(至少在名義上)的教區的原則。
最後要談的是樞機(Cardinal)及樞機主教(Cardinal Bishops),因樞機團的成員依現時的教會法,應先領受主教聖秩品位,而實際上大部份被委任的樞機,在領受任命前已領受了主教神品,故此很多人都以「樞機主教」稱呼樞機團的所有成員,這實際上是一個美麗的誤會。首先教宗可豁免一些不願接受主教職務的神父成為樞機(如美國的Dulles樞機),故此樞機主教的稱號對這些「神父」當然絕不恰當。再者,就算該名樞機真是一名主教(如陳日君主教),稱呼陳日君樞機為樞機主教仍不恰當。因為樞機團中分為三個等級,其中的一個級別為主教級,他們會被授予傳統上羅馬城郊的七個教區領銜主教的職務,他們才應被稱為「樞機主教」(Cardinal Bishops),此外在樞機團內的東方禮宗主教也屬於主教級樞機。
那麼副主教(Vicar general)又是甚麼職位?
因中文翻譯的緣故,時有人會誤以為副主教是主教職位中的一種,我們應小心避免此種誤會。按教會法,每個教區主教都應設立副主教的職務,以協助教區主教管理教區(cf. CIC475),副主教通常由一位司鐸擔任,本身只是一個行政職位,並沒有主教聖秩所享有的神權。副主教因其職務,基本上享有法律所給予教區主教的行政權力(cf. CIC479),但其權力會因其任期完結,或教區主教出缺而解除,除非該副主教本身擁有主教聖秩(cf. CIC481)。另外教區中的助理主教和輔理主教依法應被委為副主教(cf. CIC406)。
2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網頁資料

㈥ 魔法禁書目錄全小說(包括新約)中文版pdf格式帶插圖

你好,pdf格式的目前只有文字版,
epub的插圖版已經通過郵箱發送給您啦,包括31個文件
通過QQ閱讀等軟體可以打開該類型文件

㈦ 求魔法禁書目錄輕小說,最好是pdf格式的

這部小說我倒是有,也算很全了,但不是pdf格式,而是epub格式(輕小說的話,個人認為這種格式比較好),更新到「新約7」,插圖全。至於《某科學的超電磁炮》,這部外傳作品以漫畫為主線劇情,輕小說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和主線劇情的關聯不大。
《魔法禁書目錄》和《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的輕小說,epub格式,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在追問中告訴我,之後發送到你的郵箱中。

㈧ 清實錄的研究價值

遼寧省檔案館館藏的《清實錄》記載了清朝300餘年皇帝在位期間的執政活動,堪稱珍貴的歷史典籍。然而這樣重要的皇家典籍,卻曾在偽滿洲國時期被日本侵略者一改再改,隱藏了很多歷史真相。
1936年,偽滿洲國為了尋求世界各國的政治認同,在「滿日文化協會」倡導下,影印出版了盛京崇謨閣所藏清太祖至德宗十一朝實錄及《滿洲實錄》《宣統政紀》,名為《大清歷朝實錄》,全書共影印300部。
「影印之前,日本方面專門派人對《清實錄》逐卷檢查,凡遇有對日本無益的記述及妨礙『日滿親善』的字句,都命工作人員進行挖補。」何榮偉說,實錄所用的是涇縣榜紙,日本人在挖補之前先把字用鉛筆畫出再摳去,然後用同樣的空白宣紙四邊沾水貼上,晾乾後再用同樣的字體進行填寫。
遼寧省檔案館編研展覽處處長何榮偉說,《大清德宗景皇帝實錄》中被挖補的地方很多,前後筆跡也不相同,就是當時日本人篡改的,「日本影印出版《清實錄》,是替偽滿洲國辯護,掩蓋其侵略歷史並美化形象」。何榮偉說,盡管《清實錄》多處被日本侵略者篡改,有「實錄不實」的遺憾,但它畢竟是匯集大量原始文字資料的清史寶庫,同時為日本侵略者曾篡改歷史留下罪證。 實錄在選材方面存有一定的局限性。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編修實錄所依據的材料被御用修纂官們收集、采錄後又經過嚴格的篩選,甚至歪曲和篡改,鮮明的反映了統治者的意志和願望。二是選材過於注重對皇帝諭旨等詔令文書的記述,而對於臣下的奏摺和文書則隻字不提或只少量的記述被皇帝御批過的。從而使得實錄的選材范圍顯得過於狹窄,文種過於單一,以至人們只易從實錄中看到皇帝所發之諭旨,卻少見臣工所上之奏摺,也就難以了解各級官府及地方對詔旨的執行情況,無法獲知某些歷史事件的原委和經過,從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史料的參考價值。
《清實錄》與其他各朝實錄一樣,都是以皇帝為中心的大政日誌,逐年逐月逐日排列皇帝的活動﹑詔諭和臣工奏議。《清實錄》對皇帝一律歌功頌德,於皇室內部﹑統治集團內部的爭權斗爭,以及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的真相,多有粉飾掩蓋,甚至不惜一改再改。但《清實錄》畢竟匯集了大量原始文件資料,是現存的清史的原始史料寶庫。
對於《清實錄》的史料價值,歷年有所爭議。清末民初的一位學者說過:清十朝實錄不啻是一部十朝上諭。每每有人談前清歷朝實錄的多次篡改,便認為其史料價值遠不如檔案或私人著述。但我們不能由此得出結論,說《清實錄》不是信史,或不足為據。事實上,盡管《清實錄》歷朝多次修改,諱飾之處甚多,不如原始檔案資料或私人親見親聞之記載更為確鑿可靠,然而整個一代近三百年間按年按月按日、這樣翔實有系統的記錄,世上沒有第二部書可以與之相比。它以皇帝的活動為中心,記錄了與國家大事密切相關的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另外,實錄的記述內容務求詳盡。不僅記載皇帝的言行動止,而且還記載了某些大臣的政績、法制政令、吏制科舉、人丁戶口、藩邦外交、文化經藉、兵役征戰等方面的歷史資料,因此成為記錄清代歷史的珍貴文字資料。雖有曲筆隱諱,又經多次篡改而留下了無法彌補的重大缺憾,但它畢竟是由一代各種史料匯編而成的一部重要史籍。盡管有「實錄不實」的情況存在,但實錄的不實大都是在涉及封建最高統治者切身利益的問題上,體現在對史實的評價方面。而對其它一些史實,特別是對基本史實的記載,如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等方面的記載卻是比較真實、准確、可信的。對於研究清朝政治經濟社會歷史仍然有重要的研究價值。 《清實錄》影印本,包括《滿洲實錄》、太祖至德宗十一朝實錄,以及附印的《宣統政紀》,合計四千四百三十三卷。它是清朝歷代皇帝統治時期的大事紀,用編年體詳盡地記載了有清一代近三百年的用人行政和朝章國故。清朝十二個皇帝,有十一個編纂了實錄。最後一個皇帝溥儀在位三年就被辛亥革命推翻了,仍由原修《德宗景皇帝實錄》人員編纂了一部《宣統政紀》。此書雖不用實錄名稱,體例則與實錄無異。
清朝沿襲自唐代以來的舊制,上一代皇帝死後,由新繼位皇帝特命大臣開館纂修實錄。清代實錄館是一個臨時機構,開館後,從宮內調取上諭、硃批奏摺,從內閣調取起居注及其它原始檔案,由纂修官理清年月,按纂修凡例加以選編。因此,《清實錄》是經過整理編纂而成的現存的清史原始史料,為研究清代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文化必須憑借的重要文獻。但在清代,實錄從未刊布,只繕寫若幹部藏在京師(北京)、盛京(沈陽)兩地的宮禁里,能夠讀到它的人極少。為了給清史研究者提供方便,使這部四千多卷的大書能夠比較廣泛地流傳,把它影印出版,公諸於世。
一、《清實錄》寫本及現存情況 《宣統政紀》有一部大黃綾本,原由溥儀本人收藏,七十卷。現藏於遼寧省檔案館。遼海書社一九三四年據清史館所存稿本印行,四十三卷。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有《宣統政紀》定稿本④,卷數同大黃綾本。
二、前三朝實錄的修改
太祖、太宗、世祖三朝實錄,在成書之後,又經過幾次修改。修改的地方,有些屬於統一人名、地名、字句,改正錯字等技術問題,但也有些是出於不同的原因,增刪了內容。 在國內外流傳的完整的《清實錄》,一是偽滿洲國「滿日文化協會」據盛京崇謨閣藏本影印的太祖至德宗十一朝實錄及《滿洲實錄》、《宣統政紀》(據溥儀藏本),東京單式印刷公司承擔印刷,日本大藏出版公司一九三六年出版,共印三百部⑥。另一種是台灣華聯出版社據偽滿本翻印的,一九六四年出版。實際上兩種印本是一個本子。從書目上又看到台灣大通書局出版了《大清歷朝實錄》,因沒見到書,詳情不了解。我們曾用偽滿本《德宗景皇帝實錄》與北京大學所藏定稿本、第一歷史檔案館藏大紅綾殘本比勘,發現偽滿本文字上有不少差異,多涉及清政府對外關系。情況大致分為三類:(一)個別用字用詞不同,尚未影響文義的,如大紅綾本、定稿本中的「倭」、「奸細」、「寇」,偽滿本分別改作「日」、「敵探」、「敵」等。這些都屬於把含有貶意的字樣改為緩和的或客觀的。(二)文字出入較大,並影響文義的,如大紅綾本、定稿本卷四六五光緒二十六年六月乙亥條作:
其實教民亦國家赤子,非無良善之徒。只因惑於邪說,又恃教士為護符,以致種種非為,執迷不悟,而民教遂結成不可解之仇。朝廷招撫義和團民,各以忠義相勉,同仇敵愾,萬眾一心。因念教民亦食毛踐土之倫,豈真皆甘心異類,自取誅夷。果能革面洗心,不妨網開一面。 其實教民亦國家赤子,本屬良善之徒。只因信從異教,又恃教士為護符,以致種種猜嫌,因此造端,而民教遂結成不可解之仇。朝廷彈壓義和團民,各以安分相勉,不許妄動,以安人心。因念教民亦食毛踐土之倫,豈真皆甘心反抗,自取其禍。果能覺悟前非,不妨網開一面。
又如卷三六七光緒二十一年五月辛未條,定稿本(大紅綾本缺)作「三國允與日本議歸遼地,幫助到底,毋須派員豫議」,偽滿本作「三國現與日本議歸遼地,通知我方,毋須派員豫議」。再如卷三六九光緒二十一年閏五月丁巳條,定稿本(大紅綾本缺)作「俄國既有幫到底只說」,偽滿本作「俄國有保全和平只說」。(三)定稿本中有許多大段文字,不見於偽滿本(下面舉例,大紅綾本均已殘缺,無從比較)。如中日戰爭之前,關於清政府的軍事部署與計劃的記載,卷三五一光緒二十年十月己丑條有:
又諭:電寄李瀚章:近聞廣東有拕罟漁船,人極勇往,本船各有炮械,慣習波濤,可直赴日本為搗穴之計。著李瀚章傳諭鄭紹忠派員設法招募三四十隻,給以行糧,即令迅赴長崎、橫濱、神戶三島,攻其不備。儻能擾其口岸,毀台斬級,報明後立予重賞。如有人奪獲敵人貨財物件,即行賞給。並先與訂明船價,儻被敵人傷毀,即照數給還。倭以全力並赴前敵,國內定必空虛,亟宜用釜底抽薪之策。此事鄭紹忠當能力任。著李瀚章悉心籌辦,即行密電奏聞。(電寄)
卷三五一光緒二十年十月條有:
諭軍機大臣等:志銳奏,京北空虛,宜令熱河各府以及張、獨、多三廳,速辦鄉團。並稔知八溝一帶獵戶極多,火槍無不熟習,擬召募十營,願效馳驅等語。志銳著准其前往熱河,召募十營,迅練成軍,以備緩急。至所稱各府廳舉行鄉團之處,著志銳馳抵熱河後,商同熱河都統查酌情形,奏明辯理。將此諭令知之。(洋務)
又諭:前有人奏,天津軍械所委員張士珩盜賣軍火各節,當交王文錦確切查明,現尚未據覆奏。茲又有人奏稱,張世珩總理天津軍械局,購洋槍四萬桿,費銀數十萬兩,每萬兩實用三千,倭人又以重價將洋槍盡行購去等語。著王文錦歸入前案,一並卻查,據實具奏,毋稍徇隱。原片著摘鈔給與閱看,將此諭令知之。(洋務)
又如,中日戰爭談判前後,關於其它國家曾從中調停的記載,卷三六五光緒二十一年四月
又諭:電寄許景澄:二十九日,電諭許景澄向俄廷致謝,商由三國告倭,展緩停戰互換之期,並飭總署王大臣赴三國使館,囑將展期一節,各電本國,該使皆允即日發電,不審日內俄廷已得日本覆信否?殊深懸盼。俄稱倭果堅拒,只好用力。詢之喀希呢,語涉含糊。究竟俄外部之言有無實際?此事至急,若有布置,此時必已定議,並著密探以聞。儻至限期迫近,尚無覆音,可否由中國徑達日本,直告以三國不允新約,囑中國暫緩批准之處,著許景澄往見外部,與之豫籌此節,先期電覆。再巴蘭德向德廷陳說勸阻新約,系為中國出力,深堪嘉許!著該大臣傳旨獎勵。(電寄)
以上的幾條大段文字在偽滿本中都不存在。
《德宗景皇帝實錄》偽滿本與定稿本、大紅綾殘本在文字上產生歧異的原因,不外兩個,一是繕寫小紅綾本時做了改動,二是偽滿洲國在影印時所改。為了弄清這一事實,我們抽查了現已殘缺的原來偽滿用做影印底本的小紅綾本,發現屬於上述第一、二類文字歧異的地方,底本均有挖改痕跡,挖改後的字跡與前後文筆跡也不相同,絕非抄寫的人由於寫錯字而挖改的。還有,個別地方「倭」字未改,底本在字旁有鉛筆標記,說明當時影印之前的做法大概是有人先把要刪改的字句標出來,然後動手挖改。我們又抽查了《宣宗成皇帝實錄》、《文宗顯皇帝實錄》,偽滿本與現藏於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原皇史宬所存大紅綾本也有不同。可以判斷,這些文字上的歧異,是偽滿影印時改動的。羅繼祖先生了解當時的情況,他已經證實了這一點。至於第三類大段文字被刪去,是繕寫清本時刪的,還是影印時刪的,因大紅綾本已殘,尚有待進一步研究。但從刪去的內容來看,主要集中在光緒二十、二十一年兩年間有關中日戰爭的記載,由此不難推測,這大概也是影印時刪掉的。
偽滿本不僅文字上有歧異,還有缺頁、錯頁、重頁現象。如《太宗文皇帝實錄》卷三十七第七頁與第八頁內容不相接,經查核,第八頁內容與第三頁相同,缺第八頁原文。《文宗顯皇帝實錄》卷一百二十六第五十一頁內容同第十五頁,缺第五十一頁原文。《德宗景皇帝實錄》卷四百七十八第十頁上半葉與下半葉錯了位置。這里不一一列舉了。
根據以上情況,我們這次影印《清實錄》,採用了與偽滿本不同的底本。《滿洲實錄》用的是原藏上書房現藏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本。太祖至穆宗十朝實錄以原藏皇史宬藏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大紅綾本為主,缺者用原藏乾清宮現藏故宮博物院圖書館的小紅綾本補配。《德宗景皇帝實錄》和《宣統政紀》用的是現藏北京大學圖書館的定稿本。稿中夾有一些簽條,我們把值得參考的縮印放在相應位置上。各卷選用底本詳細情況,可參閱所附底本詳表。
我們這次影印,全書編了簡目和分冊總目,每冊編了分冊目錄。因影印底本不能拆開,所以大紅綾本蝴蝶裝中縫不甚清晰,我們增加了新中縫,註明朝代、年代、卷數,以便查閱。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北京大學圖書館
故宮博物院圖書館
中華書局
①《國學文庫》第九編《滿洲實錄》是據舊抄本重印,書後清高宗《敬題重繪太祖實錄戰圖八韻》「重繪傳奕世」句註:「……茲復命敬繪此冊,貯之避暑山莊,以便披閱,永凜守成。」可以為證。
②大紅綾本,書用涇縣榜紙,畫朱絲欄,蝴蝶裝,每半葉九行,行十八字。每卷前面均有敕修大臣名單(《德宗景皇帝實錄》每卷前無敕修大臣名單)。小紅綾本,書用涇縣榜紙,畫朱絲欄,一般線裝,每半葉十行,行二十四字。小黃綾本,一般線裝,每半葉八行,行十九字。
③這部實錄當時移交「國府文官處」,現收藏在什麼地方,有待進一步調查。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另藏有《高宗純皇帝實錄》六十五卷、《仁宗睿皇帝實錄》二十二卷、《宣宗成皇帝實錄》一百四卷,當是這部小紅綾本的殘本。
④《德宗景皇帝實錄》、《宣統政紀》定稿本,每卷為一冊,每半葉八行,行十九字。絕大部分都註明史料來源。
⑤方蘇生《清太祖實錄纂修考》詳細記錄了二本的不同,孟森《讀清實錄商榷》(《明清史論著集刊》)也有論述,可供參考。
⑥據《八十路——杉村勇造遺稿集·滿洲文化的追憶》。
附:影印《清實錄》所據底本詳表
《清實錄》影印本共計四四三三卷,目錄四二卷。現採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原皇史宬大紅綾本(簡稱一史館大紅綾本》三三八八卷、原上書房小黃綾本八卷,北京大學圖書館藏定稿本(簡稱北大定稿本)六六七卷,故宮博物院圖書館藏原乾清官小紅綾本(簡稱故宮小紅綾本)三四九卷,遼寧省檔案館藏原盛京崇謨閣大紅綾本(簡稱遼檔大紅綾本)二一卷(以上不計目錄》。
滿洲實錄八卷 一史館小黃綾本
太祖高皇帝實錄一零卷首卷三卷
首卷三卷 一史館小黃綾本
卷一至卷四,卷八至卷十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五至卷七 遼檔大紅綾本
太宗文皇帝實錄六五卷首卷三卷
首卷三卷,卷一至卷三零 故宮小紅綾本
卷三一至卷四八 遼檔大紅綾本
卷四九至卷六五 一史館大紅綾本
世祖章皇帝實錄一四四卷首卷三卷 故宮小紅綾本
聖祖仁皇帝實錄三零零卷首卷三卷
首卷三卷,卷一至卷一五零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一五一至卷一九八 故宮小紅綾本
卷一九九至卷二零一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二零二至三零零 故宮小紅綾本
世宗憲皇帝實錄一五九卷首三卷 一史館大紅綾本
高宗純皇帝實錄一五零零卷首卷五卷
首卷五卷,卷一至卷六九五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六九六至卷七零一 故宮小紅綾本
卷七零二至七五七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七五八至卷七六三 故宮小紅綾本
卷七六四至七八七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七八八至卷七九五 故宮小紅綾本
卷七九六至卷一五零零 一史館大紅綾本
仁宗睿皇帝實錄三七四卷首卷四卷 一史館大紅綾本
宣宗成皇帝實錄四七六卷首卷五卷 一史館大紅綾本
文宗顯皇帝實錄三五六卷首卷四卷
首卷四卷,卷一至卷三三九 一史館大紅綾本
卷三四零至卷三四七 故宮小紅綾本
卷三四八至卷三五六 一史館大紅綾本
穆宗毅皇帝實錄三七四卷首卷四卷 一史館大紅綾本
德宗景皇帝實錄五九七卷首卷四卷 北大定稿本
宣統政紀七十卷首卷一卷 北大定稿本

㈨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全文

第一章
「節前上我家去補考的,都給我站起來!」

一個臉皮鬆弛的胖神甫,身上穿著法衣,脖子上掛著沉甸甸的十字架,氣勢洶洶地瞪著全班的學生。

六個學生應聲從板凳上站了起來,四個男生,兩個女生。

神甫兩只小眼睛閃著凶光,像要把他們一口吞下去似的。孩子們驚恐不安地望著他。

「你們倆坐下。」神甫朝女孩子揮揮手說。

她們急忙坐下,鬆了一口氣。

瓦西里神甫那對小眼睛死盯在四個男孩子身上。

「過來吧,寶貝們!」

瓦西里神甫站起來,推開椅子,走到擠作一團的四個孩子跟前。

「你們這幾個小無賴,誰抽煙?」

四個孩子都小聲回答:「我們不會抽,神甫。」

神甫臉都氣紅了。

「混帳東西,不會抽,那發面里的煙末是誰撒的?都不會抽嗎?好,咱們這就來看看!把口袋翻過來,快點!聽見了沒有?快翻過來!」

三個孩子開始把他們口袋裡的東西掏出來,放在桌子上。

神甫仔細地檢查口袋的每一條縫,看有沒有煙末,但是什麼也沒有找到,便把目光轉到第四個孩子身上。這孩子長著一對黑眼睛,穿著灰襯衣和膝蓋打補丁的藍褲子。

「你怎麼像個木頭人,站著不動彈?」

黑眼睛的孩子壓住心頭的仇恨,看著神甫,悶聲悶氣地回答:「我沒有口袋。」他用手摸了摸縫死了的袋口。

「哼,沒有口袋!你以為這么一來,我就不知道是誰乾的壞事,把發面糟蹋了嗎?你以為這回你還能在學校待下去嗎?沒那麼便宜,小寶貝。上回是你媽求情,才把你留下的,這回可不行了。你給我滾出去!」他使勁揪住男孩子的一隻耳朵,把他推到走廊上,隨手關上了門。

教室里鴉雀無聲,學生一個個都縮著脖子。誰也不明白保爾·柯察金為什麼被趕出學校。只有他的好朋友謝廖沙·勃魯扎克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天他們六個不及格的學生到神甫家裡去補考,在廚房裡等神甫的時候,他看見保爾把一把煙末撒在神甫家過復活節用的發面里。

保爾被趕了出來,坐在門口最下一磴台階上。他想,該怎麼回家呢?母親在稅務官家裡當廚娘,每天從清早忙到深夜,為他操碎了心,該怎麼向她交代呢?

眼淚哽住了保爾的喉嚨。

「現在我可怎麼辦呢?都怨這該死的神甫。我給他撒哪門子煙末呢?都是謝廖沙出的餿主意。他說,『來,咱們給這個害人的老傢伙撒上一把。』我們就撒進去了。謝廖沙倒沒事,我可說不定要給攆出學校了。」

保爾跟瓦西里神甫早就結下了仇。有一回,他跟米什卡·列夫丘科夫打架,老師罰他留校,不準回家吃飯,又怕他在空教室里胡鬧,就把這個淘氣鬼送到高年級教室,讓他坐在後面的椅子上。

高年級老師是個瘦子,穿著一件黑上衣,正在給學生講地球和天體。他說地球已經存在好幾百萬年了,星星也跟地球差不多。保爾聽他這樣說,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他感到非常奇怪,差點沒站起來對老師說:「聖經上可不是這么說的。」

但是又怕挨罵,沒敢做聲。

保爾是信教的。她母親是個教徒,常給他講聖經上的道理。世界是上帝創造的,而且並非幾百萬年以前,而是不久前創造的,保爾對此深信不疑。

聖經這門課,神甫總是給保爾打滿分。新約、舊約和所有的祈禱詞,他都背得滾瓜爛熟。上帝哪一天創造了什麼,他也都記得一清二楚。保爾打定主意,要向瓦西里神甫問個明白。等到上聖經課的時候,神甫剛坐到椅子上,保爾就舉起手來,得到允許以後,他站起來說:「神甫,為什麼高年級老師說,地球已經存在好幾百萬年了,並不像聖經上說的五千……」

他剛說到這里,就被瓦西里神甫的尖叫聲打斷了:「混帳東西,你胡說什麼?聖經課你是怎麼學的?」

保爾還沒有來得及分辯,神甫就揪住他的兩只耳朵,把他的頭往牆上撞。一分鍾之後,保爾已經鼻青臉腫,嚇得半死,被神甫推到走廊上去了。

保爾回到家裡,又挨了母親好一頓責罵。

第二天,母親到學校去懇求瓦西里神甫開恩,讓她兒子回班學習。從那時起,保爾恨透了神甫。他又恨又怕。他不容許任何人對他稍加侮辱,當然也不會忘掉神甫那頓無端的毒打。他把仇恨埋在心底,不露聲色。

保爾以後又受到瓦西里神甫多次小的侮辱:往往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把他趕出教室,一連幾個星期,天天罰他站牆角,而且從來不問他功課。因此,他不得不在復活節前,和幾個不及格的同學一起,到神甫家裡去補考。就在神甫家的廚房裡,他把一把煙末撒到過復活節用的發面里了。

這件事誰也沒有看到,可是神甫馬上就猜出了是誰乾的。

……下課了,孩子們一齊擁到院子里,圍住了保爾。他愁眉苦臉地坐在那裡,一聲不響。謝廖沙在教室里沒有出來,他覺得自己也有過錯,但是又想不出辦法幫助他的夥伴。

校長葉夫列姆·瓦西里耶維奇的腦袋從教員室的窗口探了出來,他那低沉的聲音嚇得保爾一哆嗦。

「叫柯察金馬上到我這兒來!」他喊道。

保爾朝教員室走去,心怦怦直跳。

車站食堂的老闆是個上了年紀的人,面色蒼白,兩眼無神。他朝站在一旁的保爾瞥了一眼。

「他幾歲了?」

「十二歲。」保爾的母親回答。

「行啊,讓他留下吧。工錢每月八個盧布,當班的時候管飯。頂班干一天一宿,在家歇一天一宿,可不準偷東西。」

「哪兒能呢,哪兒能呢,我擔保他什麼也不偷。」母親惶恐地說。

「那讓他今天就上工吧。」老闆吩咐著,轉過身去,對旁邊一個站櫃台的女招待說:「濟娜,把這個小伙計領到洗刷間去,叫弗羅霞給他派活,頂格里什卡。」

女招待正在切火腿,她放下刀,朝保爾點了點頭,就穿過餐室,朝通向洗刷間的旁門走去。保爾跟在她後面。母親也趕緊跟上,小聲囑咐保爾:「保夫魯沙,你可要好好乾哪,別丟臉!」

她用憂郁的目光把兒子送走以後,才朝大門口走去。

洗刷間里正忙得不可開交。桌子上盤碟刀叉堆得像座小山,幾個女工肩頭搭著毛巾,在逐個地擦那堆東西。

一個長著亂蓬蓬的紅頭發的男孩,年紀比保爾稍大一點,在兩個大茶爐跟前忙碌著。

洗家什的大木盆里盛著開水,滿屋子霧氣騰騰的。保爾剛進來,連女工們的臉都看不清。他站在那裡,不知道該干什麼,甚至不知道站在哪裡好。

女招待濟娜走到一個正在洗家什的女工跟前,扳著她的肩膀,說:「弗羅霞,這個新來的小伙計是派給你的,頂格里什卡。你給他講講都要幹些什麼活吧。」

濟娜又指著那個叫弗羅霞的女工,對保爾說:「她是這兒的領班,她叫你干什麼,你就干什麼。」說完,轉身回餐室去了。

「嗯。」保爾輕輕答應了一聲,同時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弗羅霞,等她發話。弗羅霞一面擦著額上的汗水,一面從上到下打量著他,好像要估量一下他能幹什麼活似的,然後挽起從胳膊肘上滑下來的一隻袖子,用非常悅耳的、響亮的聲音說:「小朋友,你的活不難,就是一清早把這口鍋燒開,一天別斷了開水。當然,柴也要你自己劈。還有這兩個大茶爐,也是你的活。再有,活緊的時候,你也得擦擦刀叉,倒倒臟水。

小朋友,活不少,夠你出幾身汗的。」她說的是科斯特羅馬方言,總是把「a」音發得很重。保爾聽到這一口鄉音,看到她那紅撲撲的臉和翹起的小鼻子,不禁有點高興起來。

「看樣子這位大嬸還不錯。」他心裡這樣想,便鼓起勇氣問弗羅霞:「那我現在幹些什麼呢,大嬸?」

他說到這里,洗刷間的女工們一陣哈哈大笑,淹沒了他的話,他愣住了。

「哈哈哈!……弗羅霞這回撿了個大侄子……」

「哈哈!……」弗羅霞本人笑得比誰都厲害。

因為屋裡全是蒸汽,保爾沒有看清弗羅霞的臉,其實她只有十八歲。

保爾感到很難為情,便轉身同那個男孩:「我現在該干什麼呢?」

男孩只是嬉皮笑臉地回答:「還是問你大嬸去吧,她會統統告訴你的,我在這兒是臨時幫忙。」說完,轉身朝廚房跑去。

這時保爾聽見一個上了年紀的女工說:「過來幫著擦叉子吧。你們笑什麼?這孩子說什麼好笑的啦?給,拿著,」她遞給保爾一條毛巾。「一頭用牙咬住,一頭用手拉緊。再把叉齒在上頭來回蹭,要蹭得乾乾凈凈,一點臟東西也沒有才成。咱們這兒對這種事挺認真。那些老爺們很挑剔,總是翻過來覆過去,看了又看,只要叉子上有一點臟東西,咱們可就倒霉了,老闆娘馬上會把你攆出去。」

「什麼老闆娘?」保爾不解地問,「雇我的老闆不是男的嗎?」

那個女工笑了起來:「孩子,我們這兒的老闆是擺設,他是個草包。什麼都是他老婆說了算。她今天不在,你干幾天就知道了。」

洗刷間的門打開了,三個堂倌,每人捧著一大摞臟家什,走了進來。

其中有個寬肩膀、斜眼、四方大臉的堂倌說:「加緊點干哪,十二點的車眼看就要到了,你們還這么磨磨蹭蹭的。」

他看見了保爾,就問:「這是誰?」

「新來的。」弗羅霞回答。

「哦,新來的。」他說。「那好吧,」他一隻手使勁按住保爾的肩膀,把他推到兩個大茶爐跟前,說:「這兩個大茶爐你得燒好,什麼時候要水都得有,可是你看,現在一個已經滅了,另一個也快沒火星了。今天饒了你,要是明天再這樣,就叫你吃耳刮子,明白嗎?」

保爾一句話也沒有說,便燒起茶爐來。

保爾的勞動生涯就這樣開始了。他是第一天上工,幹活還從來沒有這樣賣過力氣。他知道,這個地方跟家裡不一樣,在家裡可以不聽母親的話,這里可不行。斜眼說得明白,要是不聽話,就得吃耳刮子。

保爾脫下一隻靴子,套在爐筒上,鼓起風來,能盛四桶水的大肚子茶爐立即冒出了火星。他一會兒提起臟水桶,飛快跑到外面,把臟水倒進坑裡;一會兒給燒水鍋添上劈柴,一會兒把濕毛巾搭在燒開的茶爐上烘乾。總之,叫他乾的活他都幹了。直到深夜,保爾才拖著疲乏的身子,走到下面廚房去。有個上了年紀的女工,名叫阿尼西婭的,望著他剛掩上的門,說:「瞧,這孩子像個瘋子似的,干起活來不要命。一定是家裡實在沒辦法,才打發來的。」

「是啊,挺好個小夥子,」弗羅霞說。「干起活來不用催。」

「過兩天跑累了,就不這么幹了,」盧莎反駁說。「一開頭都很賣勁……」

保爾手腳不停地忙了一個通宵,累得筋疲力盡。早晨七點鍾,一個長著胖圓臉、兩只小眼睛顯得流里流氣的男孩來接班,保爾把兩個燒開的茶爐交給了他。

這個男孩一看,什麼都已經弄妥了,茶爐也燒開了,便把兩手往口袋裡一插,從咬緊的牙縫里擠出一口唾沫,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勢,斜著白不呲咧的眼睛看了看保爾,然後用一種不容爭辯的腔調說:「喂,你這個飯桶,明天早上准六點來接班。」

「干嗎六點?」保爾問。「不是七點換班嗎?」

「誰樂意七點,誰就七點好了,你得六點來。要是再羅嗦,我立馬叫你腦瓜上長個大疙疸。你這小子也不尋思尋思,才來就擺臭架子。」

那些剛交了班的女工都挺有興趣地聽著兩個孩子的對話。那個男孩的無賴腔調和挑釁態度激怒了保爾。他朝男孩逼近一步,本來想狠狠揍他一頓,但是又怕頭一天上工就給開除,才忍住了。他鐵青著臉說:「你老實點,別嚇唬人,搬起石頭砸自己腳。明天我就七點來,要說打架,我可不在乎你,你想試試,那就請吧!」

對手朝開水鍋倒退了一步,吃驚地瞧著怒氣沖沖的保爾。

他沒有料到會碰這么大的釘子,有點不知所措了。

「好,咱們走著瞧吧。」他含含糊糊地說。

頭一天總算平安無事地過去了。保爾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自己已經是一個用誠實的勞動掙得了休息的人。現在他也工作了,誰也不能再說他吃閑飯了。

早晨的太陽從鋸木廠高大的廠房後面懶洋洋地升起來。

保爾家的小房子很快就要到了。瞧,就在眼前了,列辛斯基庄園的後身就是。

「媽大概起來了,我呢,才下工回家。」保爾想到這里,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加快了腳步。「學校把我趕出來,倒也不壞,反正那個該死的神甫不會讓你安生,現在我真想吐他一臉唾沫。」保爾這樣思量著,已經到了家門口。他推開小院門的時候,又想起來:「對,還有那個黃毛小子,一定得對准他的狗臉狠揍一頓。要不是怕給攆出來,我恨不得立時就揍他。早晚要叫他嘗嘗我拳頭的厲害。」

母親正在院子里忙著燒茶炊,一看見兒子回來,就慌忙問他:「怎麼樣?」

「挺好。」保爾回答。

母親好像有什麼事要關照他一下,可是他已經明白了。從敞開的窗戶里,他看到了阿爾焦姆哥哥寬大的後背。

「怎麼,阿爾焦姆回來了?」他忐忑不安地問。

「昨天回來的,這回留在家裡不走了,就在機車庫幹活。」

保爾遲疑不決地打開了房門。

身材魁梧的阿爾焦姆坐在桌子旁邊,背朝著保爾。他扭過頭來,看著弟弟,又黑又濃的眉毛下面射出兩道嚴厲的目光。

「啊,撒煙末的英雄回來了?好,你可真行!」

保爾預感到,哥哥回家後的這場談話,對他准沒個好。

「阿爾焦姆已經都知道了。」保爾心裡想。「這回說不定要挨罵,也許要挨一頓揍。」

保爾有點怕阿爾焦姆。

但是,阿爾焦姆並沒有打他的意思。他坐在凳子上,兩只胳膊支著桌子,目不轉睛地望著保爾,說不清是嘲弄還是蔑視。

「這么說,你已經大學畢業,各門學問都學到手了,現在倒起臟水來了?」阿爾焦姆說。

保爾兩眼盯著一塊破地板,專心地琢磨著一個冒出來的釘子頭。可是阿爾焦姆卻從桌旁站起來,到廚房去了。

「看樣子不會挨揍了。」保爾鬆了一口氣。

喝茶的時候,阿爾焦姆平心靜氣地詳細詢問了保爾班上發生的事情。

保爾一五一十地講了一遍。

「你現在就這樣胡鬧,往後怎麼得了啊。」母親傷心地說。

「唉,可拿他怎麼辦呢?他這個樣子究竟像誰呢?我的上帝,這孩子多叫我操心哪!」母親訴苦說。

阿爾焦姆推開空茶杯,對保爾說:「好吧,弟弟。過去的事就算了,往後你可得小心,幹活別耍花招,該乾的都干好;要是再從那兒給攆出來,我就要你的好看,叫你脫一層皮。這點你要記住。媽已經夠操心的了。你這個鬼東西,到哪兒都惹事,到哪兒都得闖點禍。現在該鬧夠了吧。等你幹上一年,我再求人讓你到機車庫去當學徒,老是給人倒臟水,能有什麼出息?還是得學一門手藝。現在你年紀還小,再過一年我求求人看,機車庫也許能收你。我已經轉到這兒來了,往後就在這兒幹活。媽再也不去伺候人了。見到什麼樣的混蛋都彎腰,也彎夠了。可是保爾,你自己得爭氣,要好好做人。」

他站起來,挺直高大的身軀,把搭在椅背上的上衣穿上,然後關照母親說:「我出去個把鍾頭,辦點事。」說完,一彎腰,跨出了房門。他走到院子里,從窗前經過的時候,又說:「我給你帶來一雙靴子和一把小刀,媽會拿給你的。」

車站食堂晝夜不停地營業。

有六條鐵路通到這個樞紐站。車站總是擠滿了人,只有夜裡,在兩班火車的間隙,才能安靜兩三個鍾頭。這個車站上有幾百列軍車從各地開來,然後又開到各地去。有的從前線開來,有的開到前線去。從前線運來的是缺胳膊斷腿的傷兵,送到前線去的是大批穿一色灰大衣的新兵。

保爾在食堂里辛辛苦苦地幹了兩年。這兩年裡,他看到的只有廚房和洗刷間。在地下室的大廚房裡,工作異常繁忙,幹活的有二十多個人。十個堂倌從餐室到廚房穿梭般地來回奔忙著。

保爾的工錢從八個盧布長到十個盧布。兩年來他長高了,身體也結實了。這期間,他經受了許多苦難。在廚房打下手,煙熏火燎地幹了半年。那個有權勢的廚子頭不喜歡這個犟孩子,常常給他幾個耳光。他生怕保爾突然捅他一刀,所以乾脆把他攆回了洗刷間。要不是因為保爾干起活來有用不完的力氣,他們早就把他趕走了。保爾乾的活比誰都多,從來不知道疲勞。

在食堂最忙的時候,他腳不沾地地跑來跑去,一會兒端著托盤,一步跨四五級樓梯,下到廚房去,一會兒又從廚房跑上來。

每天夜裡,當食堂的兩個餐室消停下來的時候,堂倌們就聚在下面廚房的儲藏室里大賭特賭,打起「二十一點」和「九點」來。保爾不止一次看見賭台上堆著一沓沓鈔票。他們有這么多錢,保爾並不感到驚訝。他知道,他們每個人當一天一宿班,能撈到三四十個盧布的外快,收一次小費就是一個盧布、半個盧布的。有了錢就大喝大賭。保爾非常憎惡他們。

「這幫該死的混蛋!」他心裡想。「像阿爾焦姆這樣的頭等鉗工,一個月才掙四十八個盧布,我才掙十個盧布;可是他們一天一宿就撈這么多錢,憑什麼?也就是把菜端上去,把空盤子撤下來。有了錢就喝盡賭光。」

保爾認為,他們跟那些老闆是一路貨,都是他的冤家對頭。「這幫下流坯,別看他們在這兒低三下四地伺候人,他們的老婆孩子在城裡卻像有錢人一樣擺闊氣。」

他們常常把穿著中學生制服的兒子帶來,有時也把養得滾圓的老婆領來。「他們的錢大概比他們伺候的老爺還要多。」

保爾這樣想。他對夜間在廚房的角落裡和食堂的倉庫里發生的事情也不大驚小怪。保爾清楚地知道,任何一個洗家什女工和女招待,要是不肯以幾個盧布的代價把自己的肉體出賣給食堂里每個有權有勢的人,她們在這里是干不長遠的。

保爾向生活的深處,向生活的底層看去,他追求一切新事物,渴望打開一個新天地,可是朝他撲面而來的,卻是霉爛的臭味和泥沼的潮氣。

阿爾焦姆想把弟弟安置到機車庫去當學徒,但是沒有成功,因為那裡不收未滿十五歲的少年。保爾期待著有朝一日能擺脫這個地方,機車庫那座熏黑了的大石頭房子吸引著他。

他時常到阿爾焦姆那裡去,跟著他檢查車輛,盡力幫他干點活。

弗羅霞離開食堂以後,保爾就更加感到煩悶了。

這個愛笑的、快樂的姑娘已經不在這里了,保爾這才更深地體會到,他們之間的友誼是多麼深厚。現在呢,早晨一走進洗刷間,聽到從難民中招來的女工們的爭吵叫罵,他就會產生一種空虛和孤獨的感覺。

夜間休息的時候,保爾蹲在打開的爐門前,往爐膛里添劈柴;他眯起眼睛,瞧著爐膛里的火。爐火烤得他暖烘烘的,挺舒服。洗刷間就剩他一個人了。

他的思緒不知不覺地回到不久以前發生的事情上來,他想起了弗羅霞。那時的情景又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那是一個星期六。夜間休息的時候,保爾順著樓梯下廚房去。在轉彎的地方,他好奇地爬上柴堆,想看一看儲藏室,因為人們通常聚在那裡賭錢。

那裡賭得正起勁,扎利瓦諾夫坐莊,他興奮得滿臉通紅。

樓梯上傳來了腳步聲。保爾回過頭,看見堂倌普羅霍爾從上邊走下來。保爾連忙躲到樓梯下面,等他走過去。樓梯下面黑洞洞的,普羅霍爾看不見他。

普羅霍爾轉了個彎,朝下面走去,保爾看見了他的寬肩膀和大腦袋。

正在這時候,又有人從上面輕輕地快步跑下來,保爾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普羅霍爾,你等一下。」

普羅霍爾站住了,掉頭朝上面看了一眼。

「什麼事?」他咕噥了一句。

有人順著樓梯走了下來,保爾認出是弗羅霞。

她拉住堂倌的袖子,壓低聲音,結結巴巴地說:「普羅霍爾,中尉給你的錢呢?」

普羅霍爾猛然掙脫胳膊,惡狠狠地說:「什麼?錢?難道我沒給你嗎?」

「可是人家給你的是三百個盧布啊。」弗羅霞抑制不住自己,幾乎要放聲大哭了。

「你說什麼,三百個盧布?」普羅霍爾挖苦她說。「怎麼,你想都要?好小姐,一個洗家什的女人,值那麼多錢嗎?照我看,給你五十個盧布就不少了。你想想,你有多走運吧!就是那些年輕太太,比你干凈得多,又有文化,還拿不到這么多錢呢。陪著睡一夜,就掙五十個盧布,你得謝天謝地。哪兒有那麼多傻瓜。行了,我再給你添一二十個盧布就算了事。只要你放聰明點,往後掙錢的機會有的是,我給你拉主顧。」

普羅霍爾說完最後一句話,轉身到廚房去了。

「你這個流氓,壞蛋!」弗羅霞追著他罵了兩句,接著便靠在柴堆上嗚嗚地哭起來。

保爾站在樓梯下面的暗處,聽了這場談話,又看到弗羅霞渾身顫抖,把頭往柴堆上撞,他心頭的滋味真是不可名狀。

保爾沒有露面,沒有做聲,只是猛然一把死死抓住樓梯的鐵欄桿,腦子里轟的一聲掠過一個清晰而明確的想法:「連她也給出賣了,這幫該死的傢伙。唉,弗羅霞,弗羅霞……」

保爾心裡對普羅霍爾的仇恨更深更強了,他憎惡和仇視周圍的一切。「唉,我要是個大力士,一定揍死這個無賴!我怎麼不像阿爾焦姆那樣大、那樣壯呢?」

爐膛里的火時起時落,火苗抖動著,聚在一起,捲成了一條長長的藍色火舌;保爾覺得,好像有一個人在譏笑他,嘲弄他,朝他吐舌頭。

屋子裡靜悄悄的,只有爐子里不時發出的嗶剝聲和水龍頭均勻的滴水聲。

克利姆卡把最後一隻擦得鋥亮的平底鍋放到架子上之後,擦著手。廚房裡已經沒有別人了。值班的廚師和打下手的女工們都在更衣室里睡了。夜裡,廚房可以安靜三個小時。

閱讀全文

與新約pdf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程序員用得到數字區嗎 瀏覽:172
python求商 瀏覽:475
ipad能用c語言編譯器嗎 瀏覽:559
軟泥解壓球最新版 瀏覽:996
4萬程序員辭職創業 瀏覽:757
thinkingphp 瀏覽:595
安卓相冊移動文件夾 瀏覽:4
耳朵清潔解壓聲控99的人都睡得著 瀏覽:203
叉車出租網站源碼 瀏覽:872
共享單車的app是什麼 瀏覽:406
不帶gui的伺服器什麼意思 瀏覽:371
金剛經及PDF 瀏覽:100
php中冒號 瀏覽:356
php5432 瀏覽:350
命令在哪使用 瀏覽:170
php獲取網頁元素 瀏覽:706
為什麼需要硬體驅動編譯 瀏覽:883
pm編程怎樣看導柱孔對不對稱 瀏覽:136
農業大學選課找不到伺服器怎麼辦 瀏覽:649
路由配置網關命令 瀏覽: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