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首頁 > 程序命令 > 程序員喝酒怎麼樣

程序員喝酒怎麼樣

發布時間:2022-11-23 01:26:02

㈠ 中國程序員喜歡喝酒嗎

不是程序員喜不喜歡喝酒,喜不喜歡喝酒都是個人的愛好。每個行業都有喜歡喝酒的也有滴酒不沾的。

㈡ 程序員喝醉酒寫代碼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我覺得在喝醉的時候還能寫代碼,那真的是非常牛逼的事情了,估計是真的非常喜歡寫代碼吧,但是頭應該也會很暈,因為很難集中思考。

㈢ 程序員要喝酒嗎 csdn

我們公司就不用喝酒,很多同事都不喝酒,偶爾喝一點,但是不會喝醉的.

㈣ 做程序員的中年男人,在職場中需要應酬嗎

作為一個中年男人的程序員,在工作當中是必須需要應酬的。應酬有以下的幾個好處。
第一,自己已經處於中年了,就應該多出去應酬學習一些年輕人所掌握的程序技巧。自己處於中年就不能夠說放棄學習,不應酬。在應酬的過程中,可以學習到很多的經驗以及知識,這些東西對自己以後的職業生涯都是可以帶來好處的。


第四,作為程序員出去應酬,他們在吃飯時可以延緩工作的緊張感。這個時候最適合討論程序員工作上的事,基本上對方是很少會拒絕的,更容易說服對方,讓對方聽從自己的意見,從而使自己想要應酬的最終目的實現。

應酬也是一門技術活,在應酬上面也不應該多說。作為程序員最主要的就是技術以及探討知識。程序員在應酬中都可以向對方了解很多的知識和技巧的。

㈤ 程序員喝醉酒寫代碼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第一次,13年年初,和同事喝酒,喝多了,回到公司,就我們幾個人,突然想寫點東西,敲碼如風,思路敏銳,爽歪歪。
然後第二天,默默把昨天的代碼刪了…
第二次,去年年末,元旦在家和老爺子喝多了,然後寫了幾十行,提了git。
寫的是自己的一個框架代碼,一兩個卡住的問題迎刃而解,爽歪歪。
第二天早晨起來,默默把昨天的代碼刪了,提交。然後想自己昨晚的思路為何如此奇葩…
真醉酒,寫的了代碼,但,寫的什麼,只有天知道。

㈥ 看程序員是怎麼喝酒的

程序員喝酒樣子如下圖所示:

請採納!

㈦ 話說外企的研發類的程序員需要喝酒應酬么

謹慎喝酒的場合

在戒酒的初期, 與從前的酒肉朋友保持適當距離,或者找個合理的借口來避開以喝酒為主要活動的宴會是明智的做法。但是遲早我們必須出席一些喝酒的聚會,因此如何面對酒局很重要。
如果主人是老朋友,可以事先告知自己現在已經戒酒; 或至少有一位同伴知道我們正在戒酒 ,並了解到它對我們的重要性——他能聲援你並減少你將承受的壓力。
另外如果在出席宴會之前在胃裡先補充一些營養東西對於你穩定情緒是有益的, 你也可以隨身帶著一小包你最喜歡的糖果或是替代食品 。有時候如果在吃完晚餐後,晚上還有很長的喝酒時間時,我們也可以提前離開。大多數的人幾乎完全不在意我們的離去, 他們太忙著喝酒或是諸如此類的事 。
總體而言我們不要過於緊張,因為(1) 別人喝酒並不像我們原先所以為的那樣 (2) 非常 、非常少人注意到或在乎我們是否喝酒 (3)愛護我們的朋友或親戚,他們樂於見到我們不喝酒。
聚會時也許會有喝酒的親戚朋友詢問 :
「 你喝什麼? 「
「 只喝一杯沒關系 「
「 你為何不喝? 「 … 等等 諸如此類的話。
我們盡量採取不說謊同時也讓其它人能夠比較快了解和接受的方式進行說明。 例如」 健康因素」和 「 醫生的吩咐 「 「 我發現自己不適合喝酒 「。一般人都能接受我們現在已經不喝酒的事實,同時停止詢問我相關問題。
當然越早向我們熟識的人坦白事實的真相對自己越好。大部分友善的人會贊賞我們的誠實並鼓勵我們為擺脫酒癮所付出的努力。對別人大聲說出我們不喝酒可以給我們自己很大的幫助, 強化我們保持清醒的決心,同時可能會有一項附帶作用 : 有時候當我們做出如此的聲明後,會鼓勵其它有些想要或需要喝酒的人不喝,別人並不會看低你。
當我們被問到想喝點什麼時,我們大部分人可以接受汽水或其他飲料,如此一來可以讓自己更自在。
很正常的,我們並不希望別人過於關注我們戒酒的事,而是希望能夠以謹慎和隱密的方式而非公開的方式昭示眾人。但有時候一位好心、出於善意的朋友或家人,無意中過度關心我們酒癮疾病的康復情況 。這可能會使我們感到相當為難,這時最好試著忍耐,通常不會超過2分鍾 ,等到我們感覺較為冷靜時, 我們能平靜的解釋我們真誠的感激他們的關心。
有時候一個喝了很多酒的人或者原來的酒友,對於你突然不喝酒不滿意,你碰到這種強迫的情況並心情不愉快時,請記住有千上萬正在戒酒的吧友支持你,即使我們不在現場,但我們的心與你同在 。你要學習避開這一類的人,有時候完全可以找個借口直接離開,即便得罪這類人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畢竟我們不過是採取必要的措施以維護自己的健康。

記住最後一次喝醉的經驗

一如字面上所示,我們指的是「喝醉」酒而非「喝酒」。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長久以來「喝一杯酒」意味著三五好友把盞言笑的歡樂時光。基於我們每個人不同的年齡以及第一次喝酒時周圍的環境,我們都有過各種回憶和期待(有時是焦慮) 使我們可能回想起一杯沁涼的啤酒、一杯雞尾酒、杜松子酒加奎寧水、威士忌加啤酒、一口紅酒或諸如此類的事物等等。

周而復始,在多數人早期喝酒的過程中,對於酒精的期待總是能夠符合實際需要喝下的酒量。
如果剛好每次都能恰如其分,我們自然認為「喝杯酒」是一件令人愉快的經驗,不僅滿足自己的需求,也不會逾越宗教習俗的規范。同時滿足渴望、迎合社交場合的禮儀,並有助於我們放鬆心情、振奮精神,達到我們各種不同的追求目標。例如以一位55歲的芬蘭人而言,當有人找他喝一杯時,不禁立即使他聯想到年輕時,在寒冷的天氣下喝下一兩杯白蘭地或伏特加烈酒後,所帶來的陣陣暖意。

若是一名年輕的女性,她腦海里可能立即浮現,華麗水晶杯裝著香檳、衣香鬢影、耳鬢廝磨、情意綿綿羅曼蒂克的氣氛,或是搖滾音樂會中蓄鬍、長發牛仔裝裝扮的年輕人,從滿袋瓶裝酒中取出一瓶豪飲,閃光燈不停閃爍,四處煙霧迷漫,每個人都尖聲狂叫,令人興奮不已的景象。有一位A.A.會員說:「喝一杯」幾乎等於是吃比薩、喝啤酒的代名詞。

還有一位78歲的寡婦說,她時常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在療養院時,很喜歡在就寢時來杯雪利酒的習慣。雖說我們腦海中這種對於喝酒的印象極為自然,然而就我們現在的情況而言,卻是一種誤導,這也是我們有些人開始喝酒的方式。

如果我們喝酒的過程僅僅是這樣,那麼我們後來就不太可能會惡化成為嗜酒的問題。然而如果我們毫無畏懼的檢視從前喝酒的過程,就可以看出在我們最後幾年或幾個月的嗜酒期間,不論我們再如何努力的嘗試,未曾再出現如此完美、神奇的時光。

取而代之的是我們一再的發現自己的實際的酒量遠大於此,最後總是導致某種程度的麻煩。也許我們對自己飲酒過度單單只有私下感到些許內疚。

但有時卻會演變為劇烈的爭吵,影響本身工作,甚至導致嚴重的疾病、意外,或法律和財務問題。所以,當一個「喝一杯」的建議出現時,現在我們嘗試著回想從開始喝酒到最後一次可憐的醉酒和宿醉的整個過程。

一般朋友對我們提議喝一杯酒的邀約,一般而言純粹指的是社交應酬、一兩杯淺嘗即止的方式。

但是如果我們認真仔細的回想上次喝醉所給我們帶來的痛苦的全部細節,我們就不會再被長久以來盤據在我們心頭對「喝一杯酒」的印象所蒙蔽。

如今我們可以坦白地承認,就我們生理上的真實反應而言,我們相當確定一杯黃湯下肚,意味著我們遲早又會再喝醉酒,而帶來一連串的麻煩。

喝酒對我們來說已不再意味著音樂、歡樂,而是病痛和悔恨的記憶。有位A.A.會員曾經如此表示:「我知道現在如果去酒吧喝一杯酒,將絕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只是用一點時間、花一些金錢而已。

這一杯酒將會耗盡我的銀行賬戶、我的家庭、我的房屋、汽車、工作、我的理智,甚至於我的人生。這實在是太大的代價太高的風險。」

他記住了他最後一次喝醉的情況,而不是第一次喝酒的經驗。

舍棄陳舊的觀念

在過去嗜酒期間我們從生活當中累積下來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即使在我們停止喝酒之後,卻無法像變魔術一般,轉瞬間就消失無蹤。

雖然我們已經遠離了醉生夢死的日子,但是酒癮疾病依舊徘徊不去。所以我們已經發覺到,如果能夠設法去除許多開始又再度萌芽發根的舊觀念,將有助於我們康復的療程。

而這些老舊的思想,也確實一再地重復發生。我們所努力想要達成的目標就是希望能夠從過去陳舊觀念的束縛中,重新獲得一種放鬆而自由的感覺。很多我們過去思考方式的習慣及
其所形成的概念限制了我們的自主權。

當我們以全新眼光仔細檢視時,原來它們只會壓垮我們而一無是處。我們沒必要再繼續緊抓著不放,除非經過確實的檢驗證明有用,而且真正仍然可以發揮效果。

我們現在可以使用非常具體的標准用來衡量一個想法目前的實用和真實性。我們能夠對自己說「那正是我在喝酒時經常有的想法,這種思考模式現在是否有助於我保持清醒?今天這種思想對我而言是否有益?」我們過去很多陳舊的觀念——特別是那些關於酒精、喝酒、醉酒、以及酒依賴方面的想法(或是嗜酒的問題,如果你比較認同此一措辭)——對我們而言不是毫無價值,就是實際上在自我毀滅,去除掉那些想法將會是極大的解脫。

也許舉幾個例子就足以說明我們拋棄這些陳舊而無用的觀念之益處。當我們在十幾歲的青少年時期,對很多人而言,喝酒是一種宣誓證明,用來表示我們已經不再是小孩子,或者我們已經長大成人,而且聰明老練、見過世面或者足夠強大可以違抗父母和其它權威。

在很多人的觀念中喝酒總是與浪漫、性、音樂、功成名就及優越感、奢華享受密不可分。如果學校有傳授任何關於喝酒的事情,通常只是對於健康的危害和可能被吊銷駕照等——其餘的事並不多。

同時有許多人仍然相當確信任何喝酒行為完全都是不道德,直接導致犯罪、痛苦、恥辱和死亡。無論我們對喝酒的感覺曾經是什麼,正面或負面,通常是強烈而又情緒化遠多於理性。或許我們對於喝酒的態度僅僅只是無意識的,不假思索的全盤接收他人的意見。

對於許多人而言,喝酒是社交場合中,必要而無傷大雅的一部分,在某些地方、朋友之間在特定時間內所進行的令人愉快的休閑活動。

其他人也許視喝酒為佐餐必備物品。但現在我們問自己: 如果不喝酒,是不是就實際上無法盡情享受友情或美食?我們喝酒的方式是否
有助於改善自己的社交關系? 這樣是否能提高我們對食物美味的享受能力?對於想喝醉酒的想法,無論是贊成還是反對,其所衍生的反應甚至更加極端。不勝酒力可能被視為只是好玩或者只是丟臉。

基於各種理由,想喝醉酒的想法常令許多人都覺得反感。可是對我們有些人而言,這是一種渴望的狀態,喝醉酒不僅僅只是為了迎合他人的期待,同時我們自己也喜歡這一感覺。但是同時另外還有一個影響因素,就是由於受到社會知名人士的公然輕忽。

有些人完全無法容忍從未喝醉的人,其他人則是鄙視喝得太醉的人。就現今醫療保健所發現的結論,目前對改變這些態度所能發揮的影響力仍然相當有限。當我們第一次聽到「嗜酒者」這個名詞時,我們大多數人都會聯想到是專門指那些年邁、衣衫襤褸、渾身顫抖或是在行乞令人討厭的人,或是在貧民窟里喝醉酒的人。

現在對此問題有充分了解的人都知道這全都是廢話。然而盡管如此,我們過去所殘留的那些模糊不清的概念,在我們剛開始試著保持清醒之際,依舊縈繞在我們心中。

蒙弊了我們的視線,使我們難以察覺到事情的真相。但直到最後,我們總算變得有意願去接受,轉變過去的那些觀念——只是可能——部分也許有點錯誤,或至少不完全能夠再准確的反映我們個人的親身經驗。當我們能夠說服自己,以誠實的態度看待過去的經驗、並仔細聆聽其它不同於我們自己的想法時,我們就可以用開放的胸懷來面對一長串過去我們所未曾詳細檢視過的信息。

例如,我們可以察看科學專業的敘述:酒精不僅是美味解渴的飲料,而且也是一種能夠改變意識形態的葯劑。我們學習到不但可以在飲料中發現到葯劑,同時也存在於食物和各種葯品之中。而且現在幾乎每一天,我們都可以讀到或聽到一些特定的葯劑對於人體所造成多重的危
害(包括對於心臟、血管、胃、肺部、口腔、腦部等等)這是我們從前所未曾懷疑過的狀況。葯理學家以及其他的成癮治療專家,現在都已經認為酒精無論是使用作為飲料、興奮劑、鎮靜葯、補葯或是安定劑,不能完全視之為安全無虞。但就每個單一個案而言,其本身並未必會直接導致身體傷害或精神惡耗。

顯然大部分人都能夠優雅的使用,而不致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我們發現,可將喝酒視為醫學上的服用葯物,酒醉就像是服葯過量。濫用葯物能夠直接或間接的導致各種身體健康、精神、家庭、社會、財務、工作上的問題。

我們能夠開始看到酒精對有些人所造成的後果,而不是大部分只想到喝酒給我們帶來什麼。我們也已經發覺到,任何人,只要是有發生過關於喝酒方面任何型態的麻煩,也許就是處於我們稱之為「嗜酒」的狀況。

此一疾病侵襲的對象不分其年齡、信仰、種族、性別、智力、背景、情緒、健康、職業、家庭狀況、體質好壞、飲食習慣、社會或經濟地位或其它一般的個性。問題不在於你喝多少或怎麼喝、何時喝、為什麼喝,而是喝酒如何影響到你的生活——當你喝酒時發生過什麼事。

在我們能夠意識到自己有這個疾病之前,我們必須先走出一個老舊而又令人厭倦的誤區:承認我們自己已經無法控制酒量是一可恥、懦弱的表現(如果我們曾經如此)。

軟弱?事實上我們需要相當大的勇氣才能正視這一殘酷的現實、毫無保留、沒有掩飾、無需借口,同時我們不用再自欺欺人。(雖然似乎不是在自吹自擂,但坦白說我們很多人都幻想自己是世界冠軍)在我們從酒癮疾病康復的過程中,同樣也會因為一些錯誤的想法而蒙上陰影。就好像其他數以百萬計的人,親眼見到一個人因為喝酒而導致死亡,對於這個嗜酒者為何無法以自己的意志力停止喝酒會非常的驚訝。

這是另一個過時的觀念,我們之所以會將這種想法一直銘記在心,主要是因為我們很多人在早年時期接觸到一些典型、超強意志力的案例,或許是有過家族或鄰里中的傳奇人物。經過多年放盪不羈的生活後聲名狼藉,但突然間改弦易轍放棄酒精、女人,到了50歲的時候,洗心革面、重新作人,從此滴酒不沾,成為舉止得體、誠實正直的模範。

這種當我們准備好時也能夠依樣劃葫蘆的幼稚想法,是一項危險的錯覺。我們不是其他任何人。我們就只是我們自己(我們也不是每天喝一大瓶,一直活到90歲的老祖父。)現在我們非常確定的結論是,僅憑個人本身意志力來克服酒癮問題,其效果就像是治療癌症一般。從我們自己的經驗中已經一再重復的證實此事。

我們多數人曾經嘗試獨自解決,不論是希望控制酒量或是停止喝酒,但無論如何努力嘗試我們就是無法得到持久的成功。即使如此,要使我們坦白承認需要幫助仍然很不容易。因為此種作法,看來似乎也是一種懦弱的表現。

沒錯,我們正深陷於另一種迷失當中。但是我們最後終於問自己:如果我們能夠獲取並運用更強大的力量,是否比自己徒然無益的孤軍奮戰會更有智慧,尤其是在我們自己經過一段時間反復證實無法奏效之後? 如果按一下開關,就能開啟燈光,我們不認為持續在黑暗中嘗試摸索是明智之舉。我們無法完全靠自己獲得清醒。這並非我們所學習到可以保持清醒的方式。

同時充分享受清醒的生活也不是一個人獨自可以完成的工作。只要我們能夠考慮少數幾個有別於我們原本陳舊想法的觀點,即使是暫時性的,我們就已經作了一個正確的決定,邁入快樂、健康的新生活。

原本我們深信絕無可能會發生此事,但這種變化此時此刻正出現於我們成千上萬的會員之中。

閱讀全文

與程序員喝酒怎麼樣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php去除字元串中數字 瀏覽:526
app軟體停用怎麼恢復 瀏覽:454
哪裡下載pdf電子書 瀏覽:102
單片機紅外遙控接收 瀏覽:855
新浪微博app怎麼看首頁新聞 瀏覽:572
xcode如何設置編譯sdk版本 瀏覽:922
為什麼老是伺服器未連接不上呢 瀏覽:907
手機下載的電子模板在哪個文件夾 瀏覽:669
安卓王者轉區怎麼弄 瀏覽:54
matlab動畫編程代碼 瀏覽:967
python根據生日計算年齡 瀏覽:594
安卓手錶怎麼設置的密碼 瀏覽:92
蘋果app怎麼能隨意擺放 瀏覽:679
建行app怎麼樣 瀏覽:104
編譯ovsdpdk中的DH 瀏覽:851
安卓v8轉typec什麼意思 瀏覽:681
安卓怎麼設置提醒自己喝水 瀏覽:24
php最新環境 瀏覽:561
ins怎麼創建賬號安卓 瀏覽:822
phpurl轉為數組 瀏覽: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