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首頁 > 程序命令 > 斯塔納的進攻是個命令

斯塔納的進攻是個命令

發布時間:2022-10-05 20:49:08

『壹』 斯坦納的人物生平

斯坦納(Felix Steiner)(23 May 1896 – 12 May 1966)1896年5月23日生於東普魯士。一戰爆發以後,斯坦納入伍,在德國陸軍第41團服役。由於斯坦納作戰勇敢,不斷得到晉升,一戰結束時是指揮一個機槍連的中尉,並榮獲二級和一級鐵十字勛章。一戰以後,魏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保留了10萬軍隊,斯坦納便是其中之一。1933年,斯坦納以少校軍銜從軍隊退役,加入了萊茵州的**部隊。次年初,德國國防部籌建訓練署,斯坦納應邀加盟,晉升上校,負責探索新式訓練方法,可以在短時間里迅速提高士兵的戰鬥力。1935年,訓練署被納粹黨政府解散,斯坦納可以選擇調往其他軍隊部門,但他最後決定加盟黨衛隊。斯坦納對國防軍內部因循守舊的風氣非常不滿,打算到黨衛隊將他醞釀已久的全新訓練系統付諸實踐。黨衛軍從組建伊始就體現出「精英部隊」的理念。黨衛軍的募兵傳單上這樣寫道:「志願者欣然前來,因為他知道元首一定會信守諾言,妥善照顧他的家人。他不會作為炮灰被驅趕上戰場,因為元首的戰士們的生命太珍貴了,絕不應該隨意犧牲。這就是為什麼一個志願者將接受德國士兵所能接受的最好的訓練,使用德國能夠製造的最好的武器。日爾曼男子不需要教授英雄主義觀念,因為這是天生就刻印在心裡的。志願者胸懷豪情,一心嚮往上戰場建功立業。」 黨衛軍也表現出與國防軍截然不同的新氣象。在這里納粹信仰成為部隊凝聚力的源泉,官兵互相稱呼「同志」(Kamerad),而不是對方的軍銜和官職。黨衛軍的建軍理念,納粹黨的大力宣稱,以及退役以後待遇優厚的承諾,使很多年輕人趨之若鶩,因為他們都願意在一個單純、進取的精英部隊服役。斯坦納放棄國防軍的上校待遇,屈尊來到黨衛軍接受少校軍銜,負責組建訓練「德意志」團3營。斯坦納這個選擇相當明智,新建的黨衛軍沒有任何歷史包袱,而他麾下的士兵年輕單純、朝氣蓬勃,非常樂於學習新式戰法。斯坦納認為,一個戰士和一支部隊的戰鬥力,取決於他們在前線面臨敵人炮火時的士氣。部隊的士氣來源於每一個戰士的信心 - 堅信自己比敵人訓練得更好,擁有更敏銳的本能和更快的反應。這種信心必須通過艱苦而有效的訓練取得。斯坦納大幅度削減呆板的隊形操練,代以體能強化訓練,個人和團隊攻擊戰術,以及頻繁的實彈演習。這種訓練模式的目的,就是培養士兵的「捕獵」技巧,即在瞬息萬變的野戰環境中的戰術素養。在演習中一個團隊里的每個士兵都有機會接過指揮權,帶領大家完成任務。這種訓練使黨衛軍部隊在失去指揮官以後依然保持戰鬥力。斯坦納要求部隊在進行長距離急行軍以後,還有充足的體力立刻發動進攻。一次閱兵式上,斯坦納的450名官兵身負全套裝備,在三個小時里行軍25公里以後,依然能夠排成整齊隊形以正步通過觀禮台接受檢閱。
1936年,斯坦納晉升上校,出任德意志團團長。一次野戰演習中,斯坦納下屬的一個連長讓他的士兵用迷彩布包裹頭盔,取得了不錯的隱蔽效果,給了斯坦納很大啟發。斯坦納立刻讓人設計出幾套迷彩夾克,以及配套的迷彩鋼盔、行軍包和子彈袋,供全團官兵使用。身著迷彩服的德意志團官兵在黨衛軍匯演里表現搶眼,迷彩服很快推廣到其他的部隊,成為二戰中黨衛軍的標志。希姆萊特意為黨衛軍申請了迷彩的專利權,國防軍部隊因此被禁止使用。
斯坦納的新式訓練方法受到豪瑟等人的歧視,一直未能得到推廣。1939年5月,希特勒聽說了斯坦納的創新,便來觀看 「德意志」團的一次步炮協同進攻演習。演習中希特勒等了一會兒,有些不耐煩地問進攻何時開始,斯坦納回答說已經進行二十分鍾了。這時希特勒從望遠鏡里才看到身著迷彩的士兵以戰斗隊形悄無聲息地向目標高地前進,不仔細看幾乎察覺不出來。不久炮兵開火轟擊目標,而進攻部隊一直前進到距離炮火一百米的地方,並跟隨延伸的炮火發起沖鋒,以手榴彈清除殘余的障礙,以火焰發射器拔除防禦據點,士兵們手持沖鋒槍跳進塹壕里近距離戰斗。演習過程中德意志團官兵快速機敏,戰術素養一流,希特勒非常滿意,命令其他黨衛軍部隊學習斯坦納的訓練方法。
1939年9月,德軍進攻波蘭。黨衛軍各團被編入國防軍各戰斗序列參戰,斯坦納的德意志團隸屬國防軍「坎普夫」裝甲師(Kempf Panzer Division)。次年,德軍進攻荷蘭、比利時,黨衛軍部隊編成VT師參戰。5月14日,荷蘭投降,VT師被抽調出來向比利時南部穿插,企圖包抄英國遠征軍。5月28日,德意志團首次遭遇英軍部隊,將其擊潰,俘虜一百餘人。把英軍圍困在敦刻爾克以後,VT師稍事休整,然後揮師南下,進軍巴黎。法軍在索姆河的防線被突破以後,全線崩潰,德軍各部隊長驅直入,德意志團一天之內就前進了60公里,俘虜法軍一個裝甲團和幾個步兵團。
西線戰事結束以後,斯坦納的德意志團到荷蘭駐防。這段時間黨衛軍開始大規模擴軍,德意志團被抽調不少骨幹去組建新部隊。1940年12月,斯坦納接到命令,出任新建的黨衛軍第5師師長。
1940年9月,希姆萊宣布組建黨衛軍第5師,部隊由原VT師的「日爾曼尼亞」團,以及新建的北歐團和西歐團組成。同年12月,黨衛軍第5師正式命名為 「維京」師,斯坦納出任師長。此時斯坦納面臨的最大任務,就是把這個兵源龐雜的部隊迅速捏合成一個整體,具備堅強的戰鬥力。維京師的外籍士兵每天訓練結束以後,還要去上夜校學習德語。來自不同國家的士兵對黨衛軍嚴酷訓練的接受能力也不同。荷蘭、比利時人尤其不適應普魯士風格的紀律和操練。丹麥的軍訓質量相當高,所以丹麥兵就相對駕輕就熟一些。挪威兵普遍性格內斂敏感,沉默寡言,但吃苦耐勞,在戰場上捨生忘死。斯坦納特別要求維京師的教官體諒外籍士兵的困難,因材施教。 最後擔任柏林衛戍區的司令。

『貳』 元首系列 德語大神進

原台詞:克萊勃斯:「敵人可能會突破防線,在南邊,他們佔領了佐森正朝斯坦斯多夫撲來,他們在柏林北郊的費勒瑙區和潘科區之間活動。在東部,他們已經到達西滕貝格,馬爾斯多夫,卡爾斯霍爾斯特一帶。」
元首:「如果斯坦納進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克萊勃斯:「元首······斯坦納······」
約德爾:「斯坦納沒有足夠的兵力,沒有發動進攻。」 (元首拿下眼鏡,整個人顯得憔悴)
元首:「凱特爾(德軍總參謀長),約德爾(最高統帥部作戰部長),克萊勃斯和布格道夫留下來······」 (所有除了元首提到的人都出去了,並且自覺地關上門)
元首:「那是個命令!斯坦納的進攻是個命令!你們怎麼能無視我的命令呢?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嗎?所有的部隊都在欺騙我,甚至黨衛軍也是,這些將軍都是些不忠不義的懦夫!」 (氣急敗壞)
布格道夫:「元首,您不可以侮辱軍人!」
元首:「懦夫,叛徒,飯桶!」
布格道夫:「元首,這太過分了!」
元首:「這些將軍是德國人民的渣渣(丟筆),沒有榮譽感,稱自己為將軍,在軍校呆了好幾年,只學會了怎麼用刀叉吃飯!多少年了(愛娃聞聲趕來),軍隊只會阻撓我的行動(格坦哭泣),所做的只是在扯我的後腿(元首敲桌子),我早該把所有的······高級軍官都處死,就像斯大林一樣!······我從沒進過學院,但我一個人征服了整個歐洲。叛徒······我從一開始就被人欺騙!對德國人民的不可饒恕的背叛!但所有叛徒都要償還,用他們自己的鮮血,他們將溺死在自己的血泊里!」 (格坦繼續哭,容格勸她:「冷靜,格坦。」)
元首:「······所有的命令都被當成了耳邊風,我也無法領導下去了······結束了。」 (布格道夫摸著肚子)
元首:「戰爭失敗了······」 (布格道夫又拉衣襟)
元首:「但如果你們會認為這會意味著我會離開柏林,那麼你們錯了。我寧可朝我自己腦袋開一槍······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去吧······」

『叄』 求元首的憤怒台詞

飛過來,原來是「費格萊茵」,一個人名,被網友惡搞成飛過來

『肆』 那是個命令,斯坦納的進攻是個命令用德語怎麼說

Das war ein Befehl. Steiners Angriff war ein Befehl.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這個意思。

『伍』 希特勒罵人 翻譯

嗨 你好!
我看過英文的翻譯,也看過影片,不過原文是德文...所以我大致跟你講解一下
就從士官進門的時候吧

中間將軍(名字忘了,正在解說的那一位)
」敵人可能會突破防線, 在南邊他們佔領了」佐森「(地名)正朝著」斯坦斯多「(地名)撲來,他們在柏林北郊的」弗勒腦「(地區名)和潘科區之間活動,東部他們已經到達」利希滕貝格「」馬爾斯多夫「」卡爾斯霍爾斯特「等地帶」

希特勒:
如果斯坦納進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同一個將軍:
元首,斯坦納......

左邊的將軍:
斯坦納沒有足夠的兵力,所以沒發動進攻....

希特勒(脫下眼鏡之後):
念到的留下來,凱特爾,約德爾,克萊普思,布爾格多夫....

大家離開了....

希特勒:
那是個命令!斯坦納的進攻是個命令!你們怎麼能無視我的命令呢???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了嗎???所有的部隊都在欺騙我!!
甚至連黨衛軍也是!這些將軍們全都是些不忠不義的懦夫!

中間的將軍:將軍們已經盡力了..

希特勒(不等將軍說完):我養這養的懦夫,叛徒,飯桶!

中間的將軍:元首,這有些過分...

希特勒:這些將軍石德國人民的渣滓!沒有榮譽感!稱呼自己是將軍不過就因為你們在軍事學院里呆了幾年,但你們只學會了怎麼用刀叉吃飯!
多少年來軍隊只會阻擾我的行動,你們所做的都只是在扯我的後退!我早該把所有的..........(停頓)高級軍官都處死,像史達林那樣!
我從來沒進去過學院,但我一個人征服了整個歐洲...
叛徒,從一開始就對我欺騙和背叛!對德國人的不可饒恕的背叛!
但所有的叛徒都要償還,用他們自己的血來還!他們將溺死在自己的血液里!

格爾達旁的女士(忘了名字了....): 冷靜點 格爾達.

希特勒:(中斷了一下)
所有的命令都被當成了耳邊風......在這養的環境中要我怎麼去領導呢?
結束了....

戰爭失敗了.....

如果你們覺得這意味著我會離開柏林,那麼你們錯了.. 我寧願死在自己的子彈下...
想干什麼的就去吧....

結束!!!希望能幫得上忙哦! 經典的片子啊!Downfall!

『陸』 帝國的毀滅最後希特勒激情說話被很多人惡搞的那段原來的台詞是什麼

這是命令,讓斯坦納進攻這是命令,竟然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事情到這種地步了嗎,所有部隊都欺騙我,連SS也一樣,這些將軍都是不忠不義的儒夫,元首這有些過分了,這些將軍都是德國人民的渣子,沒有榮譽感,在軍事學院待過幾年,就自稱是將軍,他們只學會了用刀叉吃飯,這些年軍隊只會阻撓我的行動,一直在扯我的後腿,我早就應該學學斯大林殺掉所有的高級軍官。

『柒』 使命召喚7從第一關到最後一關都是什麼任務

背景 本作的劇情跨越時間為1961年~1968年,另外有一關雷澤諾夫的回憶,控制雷澤諾夫與迪米特里並肩作戰,時間是1945年(二戰關卡)。 二戰後期,納粹德國意識到戰敗已成定局,於是開始研究「非常規方案」,之後代號為Nova 6 的研究計劃啟動,由生化博士弗里德里希·斯坦納(Dr. Friedrich Steiner)帶隊的納粹科學家(其中有一位叫克拉克的化學工程師)成功研製出一種毀滅性的大規模殺傷性毒氣,納粹甚至已經計劃好通過V2導彈和毒氣對盟國發動襲擊,准備先對華盛頓和莫斯科下手。幸運的是,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運載毒氣的貨輪在北極圈附近遭到英軍轟炸而擱淺了,更倒霉的是,德軍還沒來得及回收毒氣,盟軍就已經攻陷了柏林,元首希特勒自殺,德國投降了,這樣一來毒氣已經沒有了存在的必要。德軍曾暗中派遣一支SS黨衛軍部隊隨艦保護,並准備萬一貨輪遭到襲擊就銷毀毒氣。但是斯坦納博士是個有野心的人,他不甘心就這么結束,於是他暗中聯系了蘇軍某軍官尼基塔·德拉格維奇(Nikita Dragovich,本作頭號Boss)。於是,蘇軍計劃了一次「奧林匹斯行動」(operation olympus)。 劇情按時間線編排 1945年10月29日(游戲中關卡:PROJECT NOVA),德拉格維奇和他的副官克拉夫琴科(Kravchenko,本作第二號Boss)帶領蘇軍第三突擊集團軍(3rd shock army)突襲貨輪殘骸,在這次行動中,原5代的蘇軍戰役主角迪米特里·彼得連科和維克多·雷澤諾夫(Dimitri Petrenko和Viktor Reznov,迪米特里就是5代中蘇軍關卡玩家控制的角色,而雷澤諾夫就是在蘇軍關卡和迪米特里並肩作戰的老頭)也參加了這次行動。(5代中蘇軍最後一關,迪米特里和雷澤諾夫攻入柏林國會大廈,迪米特里在勝利的最後關頭中了冷槍,但最後仍堅持把蘇聯國旗插上國會大廈樓頂,之後這兩位在沒有返回蘇聯本土的情況下就又被分配到第三突擊集團軍,參加了這次行動,而德拉格維奇和克拉夫琴科正是當年德軍圍攻斯大林格勒時臨陣脫逃的兩個指揮官。) 行動非常順利,在德拉格維奇、克拉夫琴科、迪米特里、雷澤諾夫的帶領下,蘇軍很快突入德軍內部,找到了斯坦納博士,然後順利拿到了毒氣(毒氣沒有來得及被黨衛軍銷毀)。這時,德拉格維奇想試試毒氣的威力,同時主要也是為了排除身邊的反對派,於是將雷澤諾夫和迪米特里的部隊逮捕。之後就在那個貨船中,迪米特里在密閉艙里被毒氣毒死,死狀極慘,而在雷澤諾夫要被毒死的時候,英軍特種部隊殺到(應該是來搶毒氣的),德拉格維奇和斯坦納等人立刻撤走,而雷澤諾夫和幾個倖存的弟兄在混亂中從英軍和蘇軍之間殺了出來,同時為了不讓任何一方得到Nova 6,雷澤諾夫將貨輪炸沉,但是斯坦納博士還活著,毒氣並沒有完全消失。之後雷澤諾夫被德拉格維奇抓獲,強行關入了沃爾庫塔(Vorkuta)集中營。 1961年4月17日(游戲中關卡:OPERATION 40),美國對古巴發動豬灣行動(即歷史上的「吉隆灘之戰」),游戲中的劇情和歷史不同,CIA特工亞歷克斯·梅森(Alex Mason,本作主角)和隊友伍茲(Woods)、鮑曼(Bowman)組成了代號40的小組奉命刺殺古巴共產黨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行動非常順利,三人順利殺入卡斯特羅官邸內部,梅森親手殺死卡斯特羅,之後三人順利登上逃亡的飛機,但是在飛機因機場跑道被敵人用車輛堵塞而無法起飛,梅森毅然跳下飛機利用路邊的防空炮擊毀路障,飛機順利起飛逃走,但梅森卻被古巴共產黨抓獲。梅森醒來後,發現自己在海邊,旁邊有一艘寫有RUSALKA的大貨輪(這實際上就是德拉格維奇發布廣播的秘密通訊基地),而卡斯特羅竟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另外還有德拉格維奇和克拉夫琴科。通過他們的談話得知,卡斯特羅早已知道CIA的刺殺計劃,梅森殺死的只不過是個替身,之後卡斯特羅將梅森當做「禮物」交給德拉格維奇,並請德拉格維奇折磨他。 梅森被送到了沃爾庫塔集中營,在這里德拉格維奇和斯坦納博士似乎有另一個秘密研究,他們對某些犯人進行洗腦,讓其為自己服務。由於梅森本就是CIA特工,很適合拿來作殺人工具,於是被他們實施了洗腦,灌輸了刺殺美國總統肯尼迪的命令,同時還在大腦里植入了一套密碼破譯程序。但是梅森具有超強的意志,對德拉格維奇的命令並沒有很明確的反應,於是判定對他的洗腦失敗了,斯坦納博士放棄了梅森,將他送回集中營,負責拖他回去的正是雷澤諾夫。雷澤諾夫一心想要報仇(德拉格維奇不止一次背叛他,而且迪米特里的仇也要報),但是憑他自己似乎實力不足,於是當他發現梅森被洗腦的事情後,就對梅森灌輸了「德拉格維奇、克拉夫琴科、斯坦納都必須死!」的思想。日後梅森與雷澤諾夫相識,並和其成為了好朋友,雷澤諾夫計劃將梅森送出去。而梅森自己對於被洗腦的事情一無所知。 1963年10月6日(游戲中關卡:VORKUTA),雷澤諾夫領導勞工們發動了計劃已久的暴亂,混亂中大量勞工被殺,梅森和雷澤諾夫並肩作戰,成功殺出沃爾庫塔,最後雷澤諾夫送梅森跳上了路過的一列貨運火車,而他自己為了讓梅森能成功脫身而駕駛卡車朝另一個方向開去,以吸引追兵的注意,之後梅森成功逃出,雷澤諾夫生死不明。 一個月後,1963年11月10日(游戲中關卡:U.S.D.D.),梅森回到了美國,在通過忠誠測試後,又重新成為CIA特工,賈森·哈德森(Jason Hudson)成為了他新的搭檔。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帶領梅森和哈德森通過層層警衛,進入五角大樓。肯尼迪總統在五角大樓親自召見了梅森,這次見面中梅森產生了殺死肯尼迪的沖動,但是他壓制住了自己。肯尼迪給了他一個刺殺蘇聯激進分子德拉格維奇的任務,梅森接受了任務。 一周後,1963年11月17日(游戲中關卡:EXECUTIVE ORDER),CIA實施了閃電行動,幾名特戰隊員伍茲、梅森、鮑曼、布魯克斯(Brooks)配合內應威夫爾(Weaver)襲擊蘇聯的拜科努爾(Baikonur)航天發射場,任務包括:殺死由一些投降蘇聯的納粹科學家組成的阿森松組織的成員,以及破壞這些科學家為蘇聯開發的聯盟2號火箭(導彈),並消滅蘇聯激進分子(包括德拉格維奇)。威夫爾在這次行動中暴露了自己,被克拉夫琴科扎瞎了一隻眼睛,但還是被眾人救出。最後眾人殺到火箭控制台,可時間卻已經不夠了,威夫爾無法停止火箭發射,情急之下梅森拿起存放在控制台門口的一支Valkyrie把火箭打了下來,並趁亂殺死了科學家們。之後,梅森執意要找到德拉格維奇和克拉夫琴科並親手殺死他們(被洗腦的後果),但克拉夫琴科已經乘直升機離開,梅森一行人最終擊毀了德拉格維奇的座車,但不知德拉格維奇是否死亡。 1968年1月21日(游戲中關卡:S.O.G.),梅森和哈德森被編入MACV-SOG小組來到越南溪山美軍營地,調查並搜集蘇聯暗中在越南行動的證據,在這里二人與伍茲相遇。此時剛好碰上越南共產黨發起溪山戰役大舉炮擊進攻,於是三人協助基地內美軍擊退了北越軍隊的進攻,最後鮑曼來到營地加入小隊。 1968年2月2日(游戲中關卡:THE DEFECTOR),美軍在越南已經接近失敗,有消息稱順化市內一個蘇聯叛徒手中有一份重要檔案,現在該人在順化內MACV-SOG的安全屋中,但營地已經與安全屋失去聯系。但是梅森並不願意放棄,SOG毅然空降到被圍攻的順化尋找證據,在某幢大樓里,梅森與雷澤諾夫相遇並找到一份檔案,竟然是關於Nova 6計劃的。之後小隊在掩護一隊美軍撤離後成功撤退。 1968年2月9日(游戲中關卡:NUMBERS),通過對文檔的研究,CIA發現了其中一個線索——化學工程師丹尼爾·克拉克(Daniel·Clarke),很快CIA便確認了克拉克的藏匿地址:香港九龍!於是哈德森和威夫爾便被派到九龍,抓住了克拉克並審問他,克拉克說出了斯坦納博士及其實驗室的地址,但是沒等克拉克說出更重要情報,蘇聯特種部隊就殺到了。克拉克釋放了事先布置好的毒氣,使蘇軍遭受重創,克拉克帶領哈德森和威夫爾逃到小房間里,然後打開一個密室,裡面竟然是個私人軍火庫,三個人拿上武器沖出包圍,途中克拉克說出了一串數字,但是在他剛要說出這串數字的含義的時候卻被流彈打死。哈德森和威夫爾則在援軍到來後成功撤退。 1968年2月9日(游戲中關卡:VICTOR CHARLIE),根據之前找到的文檔,CIA懷疑克拉夫琴科上校(德拉格維奇的副手)在越南進行毒氣測試,同時CIA得知克拉夫琴科上校在越南北部,於是在越南的SOG小組(伍茲、梅森、鮑曼三人組)便被派往南北越交界處的DMZ非軍事區搜尋證據並除掉克拉夫琴科,但是他們搭乘的飛機在途中被擊落了,之後三人通過水路潛行,摸進了一個北越營地,最後梅森在北越軍的一處洞穴里發現了克拉夫琴科的通訊站,但是克拉夫琴科早已逃走,梅森只拿到了一些資料。 1968年2月11日(游戲中關卡:CRASH SITE),從哈德森那裡得到消息說,有一架裝載Nova 6 毒氣的蘇聯運輸機在寮國邊境墜毀,於是SOG(伍茲、梅森、鮑曼)半夜乘船趕往寮國越南邊境搜尋飛機殘骸,最後發現Nova 6已在墜機事故發生後泄漏一空,還有大量蘇聯仿製美軍的武器(雖然實際游戲流程中只有一把China Lake榴彈發射器),之後發現這是個圈套,三人被圍攻上來的大批敵人俘虜。梅森發現敵人的指揮官正是德拉格維奇和克拉夫琴科。 1968年2月18日(游戲中關卡:WMD),CIA判定梅森等人在行動中失蹤,生存可能性很低。梅森失蹤後,哈德森只能自己帶領威夫爾、哈里斯(Harris)、布魯克斯共四人在黑鳥偵察機的指引下前往之前由克拉克提供的位於烏拉爾山脈的亞曼托山的斯坦納博士的實驗室。在任務過程中,哈里斯掉下懸崖犧牲,其他人最終找到了斯坦納的辦公室,但是斯坦納並沒有在這個基地,整個基地布滿了炸彈和導線。這時斯坦納破解了哈德森等人的無線電頻率,並聯繫到了他們,斯坦納告訴他們,德拉格維奇正在清理所有與Nova 6有關的設施和人員,他自己也將遭殃(Nova 6 已經研發完畢,德拉格維奇又要滅口了)。而且德拉格維奇在美國每個主要城市部署了大量特工,只要通過廣播特定的密碼,這些特工就會引爆特製的Nova-6炸彈釋放毒氣,以挑起美蘇之間的戰爭。德拉格維奇很快會開始廣播,只有斯坦納自己知道如何停止廣播,同時他又說了自己的所在的基地——鹹海的重生島,言下之意就是要美軍去那裡救他。之後威夫爾拍下了布置點,大家便殺出基地。 1968年2月19日(游戲中關卡:PAYBACK),劇情回到梅森這邊,梅森等三人被捕後,被關在寮國某處審訊,德拉格維奇派遣了一隊Spetsnaz(蘇聯特種部隊)協助北越游擊隊看管被關在水牢中的三人,一個Spetsnaz軍官出於無聊讓三人玩俄羅斯輪盤賭,鮑曼因不滿而被殺,隨後梅森與伍茲互相配合,借機殺了幾個看守逃了出來,並搶來了蘇軍停在營地門口的直升機,兩人開著搶來的直升機端掉了敵人的一個營地並摧毀了敵人的輸油管。隨後二人殺到另一處基地,營救了一隊被俘的美軍,梅森再次與雷澤諾夫相遇。並得知克拉夫琴科就在基地里,最後梅森被克拉夫琴科偷襲,為了救梅森,伍茲用匕首刺中克拉夫琴科,但克拉夫琴科拉開了身上的炸葯,伍茲為了不殃及梅森,抱著克拉夫琴科沖出玻璃窗,與其同歸於盡。 1968年2月23日(游戲中關卡:REBIRTH),得知了斯坦納的地址的梅森和雷澤諾夫一起來到重生島,由於他腦子里有「德拉格維奇、克拉夫琴科、斯坦納都必須死」的信念,所以他一定要親手殺死斯坦納(或者親眼看到斯坦納死)。事實上這時候,哈德森等人已經在去重生島營救斯坦納的路上了,不過由於哈德森等人是正面殺入,並且遭到駐守的蘇軍引爆毒氣武器攻擊,而梅森是從後方潛入,所以最後梅森和雷澤諾夫稍快幾分鍾,在哈德森之前成功殺死斯坦納。之後梅森被哈德森等人打暈並帶回總部。 接下來就是游戲開始時候出現的審訊室場景了(游戲中關卡:REVELATION),時間大概是1968年2月25日,審訊者實際上就是哈德森和威夫爾。在審訊中經常能聽到有人在讀奇怪的數字,這實際上就是德拉格維奇廣播的數字,但危機已經迫在眉睫,由於斯坦納已死,沒有人知道德拉格維奇廣播站的具體位置,而梅森由於之前被植入過密碼翻譯程序,所以只有他有可能破譯密碼,從而找到廣播站地點。於是,為了幫助梅森記起密碼破譯程序,哈德森幫助梅森回憶了這些年來的經歷(就是之前的游戲內容),但是最後梅森還是沒想起來。哈德森出於對梅森的信任而獨自留下來陪著梅森,並最終使梅森明白了從第一次在越南與雷澤諾夫重逢開始,梅森只是在與想像出的雷澤諾夫」一同」戰斗(游戲台詞:「雷澤諾夫已經死了5年了!他在那次逃亡中就已經死在Vorkuta了!這些年和你並肩作戰的雷澤諾夫——只是存在於你的腦海中!」)。梅森在經歷了想像與現實的痛苦抉擇之後,終於想到了一個詞:RUSALKA——這就是1961年梅森在古巴被捕後曾看到的那艘船的名字,而那艘船具體位置就在古巴某處! 1968年2月26日(游戲中關卡:REDEMPTION),CIA很快就找到了RUSALKA的具體位置,並對其發動了攻擊,德拉格維奇布置了重重防禦,但還是被美軍突入。梅森等人突入輪船內部後發現了廣播站,但並沒有發現德拉格維奇的蹤影。哈德森確認無誤後召喚海軍在15分鍾之內前來摧毀發射源,但是梅森堅持要繼續搜尋並親手殺死德拉格維奇(被雷澤諾夫洗腦的後果,同時也是為了防止德拉格維奇逃走後再次引起災難)。之後哈德森叫威夫爾先上去,然後和梅森潛入水中,發現了一座德拉格維奇修建的水下基地,最後兩人真的找到並殺死了德拉格維奇,然後安全返回海面。游戲結束。 不過游戲結束後又出來一段過場,那個開頭就出現播放數字的女人仍在那裡念那些數字,而最後在肯尼迪遇刺的照片上,背景人群里竟然出現了梅森的身影。其實最詭異的還是在最終溺死德拉格維奇時,梅森質問德拉格維奇在他腦中試圖植入命令(洗腦)的事情。最後德拉格維奇死前在被摁在水裡時用反問句非常輕蔑不屑地說「Tried?」。加上最後一段過場中的女人仍然在廣播著數字和梅森出現在肯尼迪遇刺的照片里,事實上肯尼迪遇刺案發生於1963年11月22日星期五下午12:30,正是梅森回到美國本土之後。因為劇情有一個五年的空缺,五年間發生了什麼沒人知道,由此可知於五年前刺殺肯尼迪的可能正是梅森,而梅森此時大腦相當混亂,可能沒意識到他已經殺掉了肯尼迪。而且因為肯尼迪在五年前已經死掉了,所以才有德拉格維奇的「Tried?」一問,事實上,德拉格維奇可能已經成功的實現了他當初為梅森洗腦的目的。
第一關 Operation 40
第二關 Vorkuta
第三關 U.S.D.D.
第四關 Executive Order
第五關 S.O.G.
第六關 The Defector
第七關 Numbers
第八關 Project Nova
第九關 Victor Charlie
第十關 CRASH SITE
第十一關 WMD
第十二關 PAYBACK
第十三關 REBIRTH
第十四關 REVELATIO
第十五關 REVELATIOS

『捌』 二戰中,德國失敗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二戰中,德國失敗的根本原因就是戰略上的失敗。

根本原因:
戰略上陷於兩線作戰,德國國土面積和人口使他不可能同時應對多個強大的敵人。歷史上菲特烈大帝時期普魯士因為四面受敵差點亡國,後來的一戰也是因為未能徹底擊潰東西線的任意一線而失敗。二戰失敗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失誤上。1.未消滅英國而攻打蘇聯。 2.日本偷襲珍珠港導致美國參戰,二戰均勢迅速打破,美國的參戰使整個戰爭形勢迅速向盟軍方面發展。

次要原因:
1. 43年的俄國冬天比任何時候都寒冷。德國大批精銳凍死凍傷。感覺俄羅斯每次面臨亡國的關頭天氣總是向著他們,比如拿破崙侵俄時期。
2. 俄國人勇於犧牲的精神。盡管我不喜歡俄羅斯,但這真是個值得佩服的英勇的民族。
3. 殘酷的民族政策將蘇聯群眾推向了斯大林一邊(其實當時很多人憎恨斯大林。德國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深淵。
4. 大西洋戰場和北非戰場牽制了大量德國人力物力資源。
5.美英的戰略大轟炸。44年後。德國武器產量嚴重不足,這是非常致命的。後來在空戰中,盡管德國空軍非常優秀,但面對美國的閃電戰機仍然無所適從。自己的噴氣式又不成熟。
6. 人口有限,德國當時只有約7000萬人口。顯然無法應對持久戰。
7. 盟友的無能。特別是義大利,要不是義大利不斷拖累德國,說不定德國還能堅持1 年。其他盟友,按照一個德國兵的說法「一觸即潰」。
8.指揮失誤。在郭克爾克撤退和庫爾斯克戰役(本來是勝的,卻要主動撤退)表現得特別明顯。
9. 武器生產思路錯誤。德國偏愛威力大質量高且很貴的武器。雖然生產出來的東西都非常具有革命性和創造性。如導彈,虎王,噴氣式戰機。但新研製的東西往往都需要很多年才能成熟。無法在戰場上立即顯示出威力,更多是起心理威懾作用。(很多美國人看到德國在牆上畫的虎王,掉頭就跑)。說白了中看不中用。
10.日本的魯莽。聽說偷襲珍珠港後,希特勒曾大發雷霆,把身邊的人都嚇壞了。美國參戰,其效果是無法想像的。二戰後期,美國的閃電戰機就消滅5000架德國飛機。

『玖』 元首對話原文惡搞對照

Hans Krebs: Der Feind konnte die Front in breiter Formation rchbrechen. Im Süden hat der Gegner Zossen genommen und stößt auf Stahnsdorf vor. Der Feind operiert jetzt am nördlichen Stadtrand zwischen Frohnau und Pankow, und im Osten ist der Feind bis zur Linie Lichtenberg, Mahlsdorf, Karlshorst gelangt.

Hitler: Mit dem Angriff Steiners wird das alles in Ordnung kommen.

Hans Krebs: Mein Führer…Steiner…

Alfred Jodl: Steiner konnte nicht genügend Kräfte für einen Angriff massieren. Der Angriff Steiner ist nicht erfolgt.

Hitler: Es bleiben im Raum: Keitel, Jodl, Krebs und Burgdorf.

Das war ein Befehl!(我頂你個肺)
Der Angriff Steiners war ein Befehl!
Wer sind Sie, dass Sie es wagen, sich meinen Befehlen zu widersetzen?(這星期)
So weit ist es also gekommen…Das Militär hat mich belogen!
Jeder hat mich belogen, sogar die SS!
Die gesamte Generalität ist nichts weiter als ein Haufen niederträchtiger, treuloser Feiglinge!

Wilhelm Burgdorf: Mein Führer ich kann nicht zulassen dass Sie Soldaten, die für Sie verbluten…

Hitler: Sie sind Feiglinge! Verräter! Versager!(你死宅,放著跟你講,妨礙咱都渣渣)

Wilhelm Burgdorf: Mein Führer, was Sie da sagen, ist ungeheuerlich.

Hitler: Die Generalität ist das Geschmeiß des deutschen Volkes!
Sie ist ohne Ehre!(氣死偶了)
Sie nennen sich Generale, weil Sie Jahre auf Militärakademien zugebracht haben.
Nur um zu lernen, wie man Messer und Gabel hält!(搞比利)
Jahrelang hat das Militär meine Aktionen nur behindert!
Es hat mir jeden erdenklichen Widerstand in den Weg gelegt!
Ich hätte gut daran getan(因此韓大狗打爛個蛋), vor Jahren alle höheren Offiziere liquidieren zu lassen, wie Stalin!
Ich war nie auf einer Akademie.
Und doch habe ich allein, allein auf mich gestellt, ganz Europa erobert!(我到河北省來,俺來就是...,肛腸好棒好棒的)

Verräter.(反啦他)
Von allem Anfang an bin ich nur verraten und betrogen worden!(我沒草你爸)
Es wurde ein ungeheurer Verrat geübt am deutschen Volke.
Aber alle diese Verräter werden bezahlen. Mit ihrem eigenen Blut werden sie zahlen.
Sie werden ersaufen in ihrem eigenen Blut!(七萬個嫂夫人要挨了個的爆)

(Unbekannt: Bitte, Gerda, jetzt beruhig dich doch.)

Hitler: Meine Befehle sind in den Wind gesprochen. Es ist unmöglich, unter diesen Umständen zu führen.
Es ist aus. Der Krieg ist verloren.
Aber wenn Sie, meine Herren, glauben, dass ich deswegen Berlin verlasse,
irren Sie sich gewaltig! Eher jage ich mir eine Kugel in den Kopf!
Tun Sie, was Sie wollen.

[漢斯·克萊勃斯]:
敵人可能會突破防線。在南邊,他們佔領了佐森正朝斯坦斯多夫撲來。他們在柏林北郊的弗勒瑙區和潘科區之間活動。在東部,他們已到達利希滕貝格、馬爾斯多夫、卡爾斯霍爾斯特一帶。

[希特勒]:
如果斯坦納進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漢斯·克萊勃斯]:
元首……斯坦納……

[阿爾弗雷德·約德爾]:
斯坦納沒有足夠的兵力。沒有發動進攻。

[希特勒]:
凱特爾、約德爾、克萊普斯和布爾格多夫留下來。
那是個命令!讓斯坦納進攻是個命令!你們竟敢違抗我的命令?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嗎……
所有的部隊都在欺騙我!甚至連黨衛軍也是!這些將軍們都是些不忠不義的懦夫!

[威廉·布格道夫]:
元首,我不允許你羞辱軍人……

[希特勒]:
我養的這些懦夫!叛徒!飯桶!

[威廉·布格道夫]:
元首,這有些過分。

[希特勒]:
這些將軍是德國人民的敗類……沒有榮譽感!稱自己是將軍,不過因為你們在軍事學院里呆了幾年。但你們只學會了怎麼用刀叉吃飯!多少年了,軍隊只會阻撓我的行動!你們所做的只是在扯我的後腿!我早該把所有的高級軍官都處死,就像斯大林那樣!
我從來沒有進過學院。但我一個人征服了整個歐洲。
叛徒!從一開始就對我欺騙和背叛!對德國人民的不可饒恕的背叛。但所有的叛徒都要償還,用他們自己的血。他們將溺斃在自己的鮮血里!

(格爾達,請冷靜點別哭。)

[希特勒]:
所有的命令都被當成了耳旁風。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怎麼領導?!
結束了。戰爭失敗了。
但如果你們認為這意味著我會離開柏林,那你們錯了!我寧願死在自己的子彈下!
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去吧。

『拾』 斯坦納為什麼不發起進攻

當時駐守柏林的德中央集團軍被朱可夫指揮的白俄羅斯第一方面軍和羅帥的第二方面軍包圍並撕開口子直奔柏林,南方還有科涅夫的烏克蘭第一方面軍,兵力達到260萬人,德軍正面中央集團軍已經被包圍了,斯坦納的兵力實在少的可憐,執行元首的命令無異於以卵擊石呢。

在我看來這是個比較明智的選擇,蘇軍准備如此充分,兵勢之盛,而且主要戰場已經崩潰,他的進攻除了增加傷亡之外沒有任何意義。

德國的將軍們對戰局的形勢看的比元首清楚多了,元首隻是不願意接受失敗的現實,正巧又剛好是斯坦納抗命,所以自然的他成了元首的出氣筒。

以公而論,當時斯坦納手上根本沒有能用於進攻的兵力和裝備,如果發起進攻除了送人頭外沒有任何意義,與其讓更多的德國人葬送在毫無意義的反擊中,多保存幾條性命也算是軍人的良知吧。

以私而論,到了這時候,所有人都已經明白大勢已去了,除了戈培爾這樣走投無路的,連戈林希姆萊鮑曼都各有各的打算,斯坦納如果有其他的想法也很正常。

閱讀全文

與斯塔納的進攻是個命令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程序員用得到數字區嗎 瀏覽:174
python求商 瀏覽:478
ipad能用c語言編譯器嗎 瀏覽:565
軟泥解壓球最新版 瀏覽:999
4萬程序員辭職創業 瀏覽:760
thinkingphp 瀏覽:597
安卓相冊移動文件夾 瀏覽:7
耳朵清潔解壓聲控99的人都睡得著 瀏覽:206
叉車出租網站源碼 瀏覽:874
共享單車的app是什麼 瀏覽:409
不帶gui的伺服器什麼意思 瀏覽:374
金剛經及PDF 瀏覽:102
php中冒號 瀏覽:359
php5432 瀏覽:353
命令在哪使用 瀏覽:172
php獲取網頁元素 瀏覽:709
為什麼需要硬體驅動編譯 瀏覽:886
pm編程怎樣看導柱孔對不對稱 瀏覽:139
農業大學選課找不到伺服器怎麼辦 瀏覽:661
路由配置網關命令 瀏覽:935